热门小说推荐平台

文苒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总裁 > 正文

主角陈美意顾嘉俊的小说斯诺克恋人全文在线免费阅读by恋上一滴泪

主角陈美意顾嘉俊的小说叫什么?由为您带来主角陈美意顾嘉俊的小说《斯诺克恋人》全文在线内容选读:。精彩节选试读:许久,陈美意的嘴角弯起一个笑容,却是一个苦涩的笑容。凭什么啊?顾嘉俊这家伙以为他是谁啊!干嘛要决定她的未来?陈美意知道,并不是每一个考入谢菲尔德体育学院的学生最后都能成功地成为一名运动员。她想当然地认为,她只要平平安安地在这里度过四年时间,然后顺利毕业,接着回国找工作,过上那种顺遂又没有太大意外会发生的人生。

《斯诺克恋人》精选章节

新的一周。

星期一早上,体育学院开了一次动员大会,鼓励所有学生要学会拥有更高尚的体育精神。在会议快要结束时,院长特意上台,为台下的学生隆重介绍了四位从世界各地来到谢菲尔德体育学院进修的优秀学生。

任光明是最后一个上台,也是这四个进修生中唯一的中国学生。看到他上台,陈美意的身体都在发颤,她很想高呼任光明的名字,很想让他在那么多人中一眼就看到自己。

如果,他可以一直看着自己……那就好了。

“最后一个上台的男生好帅啊。”

“是啊,他的声音也很有磁性,唱情歌一定很好听的。”

“我前两天看到他和斯诺克学院的顾嘉俊走在一起,他们俩是好朋友吗?”

……

四周都是此起彼伏的讨论声,除了一些语速过快的听不明白,陈美意几乎都听清楚同学们说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回到了两年前,台上的男生始终光芒耀眼,而她只是人群中一抹最不起眼的身影,很容易就被忽略掉。

中午,陈美意自己一个人去第一饭堂吃饭,刚走进饭堂时,她的手机响了,是罗克打电话叫她到三楼吃饭。

陈美意从没去过饭堂的三楼,学生们平时都是在一楼或者二楼用餐,三楼则都是学校的老师或者领导吃饭的地方。

陈美意也没多想,挂了罗克的电话以后直接来到三楼,迎面就看到站在某个包厢门口的顾嘉俊。

今天的顾嘉俊的穿着不像平日那般休闲,身上一套白衬衫配领带,脚上一双名贵的皮鞋,与生俱来的斯文优雅还有高贵气质不由自主地扑面而来。

蓦地,陈美意好像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发出一声巨响。

这家伙,平时虽然总是冷冰冰的,可他也是真的帅气惊人,让人很难移开目光。

“学长,中午好。”陈美意快步走近,然后弱弱地跟他问好。

“嗯。”应该是罗克让顾嘉俊站在门口等的,看到陈美意上来,他转身拉开包厢的门,带着她一起走进去。

包厢门被推开,陈美意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任光明也换上衬衫领带坐在那儿与罗克言笑晏晏地说着话。相比顾嘉俊的优雅气质,他即便穿上衬衫西装也像个可爱活泼的大男孩,但他还是那么好看,是那种不管穿什么都好看得过分的行走衣架子。

当看到陈美意时,任光明眼前一亮,开口第一句话竟是:“小学妹,我刚听罗克教练说,你高中也是读的九中?”

闻言,陈美意愣了几秒。随后,任光明冲她热情地招手,“快过来坐!不得不说啊,我们俩还真是很有缘呢。”

陈美意很难形容那一刻自己的心情,听到喜欢了两年的男神突然说与自己有缘的话,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与震撼!

“学长,你……你也是九中的?”陈美意装作毫不知情,脸上夹杂着几分疑惑,几分迷茫,任光明信以为真,“是是是,我也是九中!”

随后,陈美意一脸笑意地坐在任光明旁边。

“能在谢菲尔德遇到自己高中的学妹,真的很神奇!”任光明笑嘻嘻地说,“难怪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总觉得很眼熟,像是以前就有见过。”陈美意心下一紧,原来……任光明竟觉得她很眼熟!“肯定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见过,只是当时没认识而已。”

“美意,光明他是个田径奇才,从小就特别能跑,考上高中以后体育细胞被完全激发,经常为你们母校夺得许多田径比赛的荣誉。”罗克很高兴陈美意又多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学长,言笑晏晏地问,“你读高中的时候他应该还没毕业,当时有没有听说过他?”

陈美意下意识地抬起头,她能感受到坐在自己旁边的任光明投来好奇的目光,于是,被他注视的那一边脸颊着火一般地滚滚烧了起来。

她何止听说过他的名字,他的事迹,她还暗恋了他整整两年的时间。

“当然,听说过。”

说罢,陈美意往桌子上的饭菜瞄了一眼,然后给任光明夹了一块虾,“学长,吃虾。”

然而,陈美意却看到他转身就把自己夹的虾送到顾嘉俊的饭碗里,“我爱吃虾。”任光明乐呵呵地笑了一下,“但现在不能吃了。”

“为什么?”

“田径运动员需要严格把握饮食以及体重,我已经不怎么吃海鲜类的食物。”

“那你更应该把酒给戒掉。”

闻言,陈美意歪过脑袋看过去,发现顾嘉俊把她原本夹给任光明的虾吃得干净,顿时有点不好意思。

“平时喝酒还是可以的,只要训练前后不喝就没多大问题。”

“我劝你没事还是把酒戒了,对身体也好。”

……

陈美意看着顾嘉俊与任光明你一言我一语,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顾嘉俊也能与人说那么多话。

她却不知道,在她的眼中只看得见任光明的同时,心细如尘的顾嘉俊无意中瞥见她眼中浓郁得化不开的爱慕情意。

吃完午饭,顾嘉俊跟着罗克去到他的办公室。

关上办公室的门,顾嘉俊才看到看起来心情不错的罗克罕见地露出苦巴巴的表情,然后,他问:“教练,您有什么烦心事吗?”

“最近在我们斯诺克学院,又有两个女同学申请转系。”罗克眉头一皱,忧心忡忡地道,“我本来打算今年多培养几个女将,好将来送她们去参加比赛。但现在看来……”旋即,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又摇摇头。

虽然斯诺克运动在最近几年开始变得广为人知,但玩这个运动还是男孩为主,女孩并不多。但相比前几年,今年招收的新生中,女孩的比例已经算很多,所以罗克才想要好好培养几个出色的女将。

顾嘉俊不发一言地听着,一双眼睛四处看了一下,很快看到罗克之前就放在办公桌上的大一新生名单。他用眼神询问可否看一下,罗克点点头。

顾嘉俊仔细地看了几遍这一份大一新生名单,加上之前亲自指导过一些新生的训练课,他的眼前忽然浮现一个女孩的身影。

“教练,我觉得有个女孩可以培养一下。”半晌,顾嘉俊轻轻说道。

“哦?谁啊?”罗克饶有兴趣地问。

“陈美意。”

“什么?”

本以为罗克听到陈美意的名字会觉得惊喜,然而,顾嘉俊看到罗克教练很快地冲自己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要求美意也要成为一名运动员。”

“教练,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罗克倍感意外,“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跟我推荐美意?”

“我看过她打斯诺克,觉得她很有潜力。”

罗克还是无比意外,因为他认识顾嘉俊几年,亲眼见证他的成长,知道他平时为人认真,刻苦训练,但朋友不多,并不喜欢与人交流,所以才会讶异他竟然开口夸奖陈美意在打斯诺克上有潜力。

“你觉得美意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突然听到教练这么问自己,顾嘉俊愣了愣,然后不疾不徐地说道,“她是个开朗又明媚的女孩……但是,又好像不完全是这样。”他把自己对陈美意真正的感受说出来。

“我应该怎么跟你说这个孩子的事情呢。”罗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缓慢地说道,“美意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可她小时候过得并不幸福,也不快乐。你别看她总是扬着一张笑脸,我认为笑容既是她的武器,也是她唯一可以治愈自己的东西。”

顾嘉俊莫名感觉心里一沉,他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更不会对别的同学的身世感兴趣,可这一刻,他却有点儿想要继续听罗克说下去的冲动。

“有一句话是:‘有的人的童年可以治愈一辈子的时间,但有的人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治愈自己的童年。’我之所以把她带来这边,第一,因为我是这个学校的教练,我可以时常看到她。第二,我希望她可以在这里学到一些有用的知识。可是,嘉俊你是知道的,要是做一名职业运动员,她的人生将会失去许多乐趣,还有可能变得更不快乐。”

“所以……”

“我并不想强迫她成为一名运动员。”顿了顿,罗克继续说道,“我希望她活得越简单越好,希望她能开开心心就好。她喜欢不喜欢斯诺克,喜欢不喜欢这个学校,没有太大的影响。”

“教练,您为什么不亲自问问她的意见?”本以为话题就此结束,罗克却看到顾嘉俊继续开口道,“我有一种感觉,陈美意要是往职业球手的方向发展,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你这么肯定?”

“我认为她机会很大。”顾嘉俊实话实说。

“好的,你先回去,让我好好想想。”

顾嘉俊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朝罗克礼貌地点点头,然后退出他的办公室。

是一天下午。

陈美意下午刚好不用训练,她自己一个人去到体育学院那边。她还没靠近田径场,远远地,就看到不少女生团团围住一个方向,把那个方向堵住。

她不用猜想也知道那些女生围在一起是为了谁——任光明,他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在田径场训练,很容易就吸引一大票女粉丝围观,甚至主动给他当拉拉队,声势浩大地为他加油呐喊。

陈美意还听说,已经有女同学自发组建了一个微信群,里面每天实时报道任光明的一切行踪和信息,方便他的迷妹及时跟上他的所有信息。

陈美意一开始觉得她们这种行为挺疯狂的,后来转念一想,都是十几二十岁的花季少女,心中有一个偶像一般的存在,疯狂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人不疯狂枉少年呀!

当陈美意走到可以看见任光明的范围时,阳光一般明亮灿烂的少年已经跑完了一圈。听旁边的女孩说,任光明已经训练了一个小时,跑完了两个三千米,现在正在跑第三个。

只见眼前的少年穿着白色背心运动短裤,晒成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阳光的折射下微微闪着光,短裤下一双笔直漂亮的大长腿意外地吸睛。不管场外如何喧哗或者欢呼,他依旧自信满满,气定神闲,跑完一圈又一圈,且不觉得有任何疲惫的神色。

果然,跟两年前的他一模一样……不对,跟两年前相比,他变得更沉稳,更自信,有着王者一般的风采。

陈美意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的任光明,心中澎湃无比。

“你们听没听说,下个星期斯诺克学院和田径学院会办一场篮球赛,田径学院那边都推荐任光明参加这个比赛!”

“真的吗?斯诺克学院那边派什么人参加啊?”

“这个倒还没传出风声,你们想看到谁参加啊?”

“第一个肯定是顾嘉俊,第二个……”

“要是顾嘉俊和任光明可以在一起打篮球……想想那个画面就赏心悦目!”

女同学们吱吱喳喳地讨论着。不一会儿,任光明已经完成第三次三千米的训练。

“十二分钟零七秒!”当教练看着计时仪器念出任光明的训练成绩时,在场的拉拉队粉丝们都发出一阵欢呼。

然而,任光明好像不太满意这个成绩,陈美意远远地看到他努了一下嘴巴,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光明,这个成绩很不错了,明天继续加油!”

“嗯,好的教练。”说完,陈美意便看到等候多时的女粉丝们汹涌而上,簇拥着任光明走向休息室。

晚上,“Blue”酒吧。

陈美意意外看到任光明和几个漂亮女孩一起来到酒吧,他刚进门就环视了一圈,当看到陈美意时,自然而然地对着她打了一下招呼。

然后,陈美意看到周祥主动走过去,与任光明聊了起来。两人说说笑笑的,不时传来愉快的笑声。陈美意心想,她什么时候也可以像任光明与他的朋友那样,跟他有这样愉快聊天的时刻呢。

“小学妹,晚上好。”快要离开“Blue”酒吧时,任光明终于主动来到陈美意身边,“今天辛苦啦。”

任光明也许只是无心一说,可不知怎的,他这句话有着神奇的治愈效果,竟真的让陈美意觉得一身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

她轻轻地抿着唇角笑了一下。在喜欢的男神面前,她不敢像平时那样放肆大笑。

“光明,怎么哪里都有你认识的人呢?”说话的是任光明其中一个朋友,同样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生,最明显的一点优势就是身材丰满,身高也比陈美意高出一个头。

“哪有,这是我高中学妹!”

“学妹,你几点下班?要不要跟我们换个嗨一点的地方玩耍?”外国女孩居高临下地看着陈美意说。其实,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她一看就知道陈美意是那种乖乖女孩,不会跟他们一起去的。更何况,她也没把她放在眼里。

“你们……要去哪里?”陈美意拘谨地问了一声。

“别听她瞎说。”任光明微笑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一个个送她们回去,不去哪里嗨了。”

任光明就是这样的人,对待田径,对待长跑,他永远认真专注。平时放松的时候,他也会玩得尽兴。

“好,学长再见。”陈美意挥挥手,冲他说再见。

任光明和那几个女孩离开的身影都瞧不见了,陈美意仍然站在原地远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靠近他一点儿。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下一秒,陈美意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赫然看到身后的那桌客人突然动粗,其中一个男人失去理智地抄起桌子上的酒瓶,眼看着要往对面正在跟他吵架的那人头上狠狠砸下去。

陈美意想也不想地抬起胳膊,试图阻止什么事情发生。

然而……

酒瓶还是被狠狠地砸了下去,但客人的脑袋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因为,出事的是陈美意的右胳膊——

有那么一瞬间,陈美意感觉自己整条右胳膊都要碎掉。疼痛来得突然,而且很快,很快就席卷她整个身体。

隐约只是过了几秒钟,鲜血从她右胳膊的伤口的位置上喷薄而出,狠狠绽放。

铺天盖地的血腥味从鼻腔处传来,陈美意看着自己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整条手臂,顿时感觉眼前一黑,然后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陈美意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了去世多年的妈妈。

陈美意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梦见过妈妈。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很少做梦的人,即便做了梦,醒来以后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那一天,那样一个场景,好像不论过去多少年再想起来,都会深深地烙印在心尖上一样。

其实,陈美意是亲眼目睹妈妈去世的。

那一年,陈美意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有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喜欢让妈妈给自己梳两条羊角辫,心思天真单纯。在妈妈去世以前,他们一家三口过着平淡但幸福的小日子。

可悲剧的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陈美意记得,她那天跟平时一样回去学校上课,可才刚上完第一节课,她就胃痛,于是找班主任给在工厂上班的妈妈打电话,让她来学校接她去看病。

之后,陈美意便一直等啊等啊,直到看到妈妈出现在对面马路,眼看着就要朝她的方向飞奔而来。

“妈妈!妈妈!”陈美意激动得站起来,冲对面马路的妈妈用力挥手。

可谁能想到——就在下一秒,陈妈妈被一部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撞飞了出去,人被狠狠地抛至半空,再惨烈地摔到地上,最后当场死亡。

……

从那以后,陈美意的爸爸陈志强开始性情大变,甚至变得一蹶不振。陈美意想,陈志强是恨她的吧?恨她那一天打了那个电话,让妈妈从工厂赶过来,让妈妈遭遇那一场车祸。如果没有拨打那个电话,他们家应该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幸福快乐吧!

自从妈妈遭遇车祸去世以后,陈美意发现她开始能记得睡梦中做过的一些梦,都是一些光怪陆离的梦,例如梦见一只没有脸的怪物追在自己身后跑,例如梦见自己从高空坠楼,但身体一直下沉,却迟迟没有碰到地面……

偶尔,她会梦见妈妈,但次数很少,少得可怜。

这一次,她难得的在梦里面再次见到妈妈,明知道是梦,可一想起是自己连累她、间接导致妈妈去世,她还是止不住地哭了出来。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台可以回到过去的机器,陈美意想她一定要回到八年前的那个早上。

她甚至还记得,陈志强是自己去的医院认领妈妈的尸体,当他从医院回到家以后,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变成一只可怕骇人的怪兽把家里的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

自此,她便一直活在阴影下痛苦又心酸地长大,直到成人。

……

再醒来时,陈美意以为自己已经去到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惨白的,但她却能闻到一股强烈的消毒药水的气味。

“美意,你醒了?”说话的人正是周祥。

然后,陈美意一时半会还不能适应医院的白色强灯光,她下意识地半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忽又看到另外一张面孔映入眼帘。

是顾嘉俊?

陈美意怀疑自己变迷糊了。可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厚厚的绷带缠着,无法使力。

“嘉俊,你陪美意一下,我去帮她拿药。”说完,周祥转身走出输液室。

“顾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顾嘉俊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在半小时之前被任光明约在“Blue”然后又被他放了鸽子,结果赶到酒吧门口时却看到周祥抱着右手出了不少血的陈美意跑了出来……于是,他就跟过来了。

顾嘉俊没有说话,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右手受伤的地方。

认识顾嘉俊这么久,陈美意今天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严肃得有点儿吓人的表情。她很想开口问他,受伤的人又不是他,他的眼神为什么会这么吓人?

但陈美意只是尴尬地吞了吞口水,不敢问也不敢抬头看他,只敢在心里面祈求着,老板周祥快点儿回来吧。

“你知不知道你这受伤,要休养两个星期?”不知过了多久,陈美意再次听到顾嘉俊开口道。

“现在、知道了。”

“医生说你的右胳膊需要休养两个星期,这段时间不能提任何重物,也不能碰到伤口。也就是说,你需要请假两个星期。”缓了一下,顾嘉俊继续开口,“你还知不知道,你要是请假两个星期不去上课,很容易就落后别人许多?”

……顾嘉俊吃错药了吗?怎么这么凶?

幸好,周祥这时提着药回来了,可他竟然就要走了。陈美意听见他对顾嘉俊说,“嘉俊,你帮忙拿一下美意的药,我得赶回去酒吧了,等明天一早,我会拉着那个让美意受伤的家伙过来医院,让他亲自跟美意道歉。”

老板、老板不要这么快就走啊。

下一刻,输液室又只剩下她跟顾嘉俊。气氛正尴尬得不可思议时,陈美意忍不住开口询问:“学长,我都缠上纱布了,还不能出院吗?”她抬起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手。

“等天亮我再送你回去。”顾嘉俊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他又开口,“你还得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跟教练说这件事。”

距离天亮剩下不到五个小时,陈美意用左手握着手机,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主动跟罗克坦白,但还没想好应该怎么说。

“学长,你不要陪我了,先回去休息吧。”她一个成年人,又是在医院这种地方,不可能会弄丢的。就算觉得很无聊……熬熬也是能挨过去的。

她主要是觉得自己跟顾嘉俊独处好像不太合适。

但顾嘉俊好像没听到她的话,像一口钟坐在病床边,看来是要跟她“耗”到天亮。

“哦,好的。”

因为今晚这件事,陈美意忽然联想到一件久远的事情——她那时是十四岁还是十五岁的时候吧,第一次因为痛经晕倒过去,是路上的好心人在不知道她为什么晕倒过去的情况下把她送到医院去的。

后来,在她醒来以后,护士主动告诉她,他们已经用她的手机联系陈志强,让他尽快过来医院,然而,陈志强在电话里很不耐烦地说“知道啦知道啦,烦死老子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那一天,陈美意在医院呆坐了五个小时,但陈志强都没有来医院找她。

最后,是她强忍着撕裂一般的疼痛一步一步地走回去……谁知道,当陈美意回到家时,看到的却是陈志强喝醉酒软成一滩烂泥倒在地板上,是那种不论怎么推怎么踢都不会醒过来的状态。

……

回忆完这件事,也许真的是太累了,陈美意没多久便被巨大的睡意袭击,很快就睡过去了。

只有顾嘉俊一个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她。

本来,他在看到她受伤时真的有点生气,又有点觉得可惜。他认为她在斯诺克上很有潜力。作为新人,她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训练,结果,她现在却突然受了伤……

可这一刻,看到她好不容易地睡着,顾嘉俊忽又觉得,她也不想这样,他责怪她又有什么意义?

倒不如,希望她可以好好养伤,早日回去学校重新上课与训练。

突然,顾嘉俊眉头一皱,感觉哪里变得怪怪的……他垂下眼睛一看,赫然看到睡着的陈美意无意识地伸出自己的左手,轻轻握着他的一只手。

顾嘉俊眉头蹙得更深,想把自己的手抽走,却又怕动静太大,把病榻上的女孩弄醒。

算了算了,让她握着吧。

顾嘉俊纳闷,平时要是有狂热的女同学伸手过来,碰到他身上什么地方,他都会反应很大地挣脱开,但这一次,竟然没有挣开。

又一个天亮。

当陈美意醒来时,眼前人已不是顾嘉俊,而是忧心忡忡地看着她的罗克。很快,她接触到罗克的目光久久定格在她受伤的那条手臂上,而且他的眼睛莫名地红了一圈。忽地,她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狠狠堵住一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罗克一定会狠狠地责备她吧。

“来,美意,我先送你回去欧丽太太那里。”罗克却没有说责备的话,而是很小心地扶起陈美意。当他们俩走到医院门口时,顾嘉俊已经把车子开好,停在那儿等着他们。

时间尚早,头顶的日光温温吞吞的,不算炙热,陈美意却感觉一股热流从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喷薄而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流向她的身体四周,让她觉得无比温暖。

原来,被人关心、被人照顾的感觉是这么温暖。

回到欧丽太太家,陈美意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欧丽太太训斥一顿,因为欧丽太太知道陈美意打工的事情,却心疼她不好好保护自己,导致受了这么重的伤。

“好了,意外的事情谁都很难预料,她也不想受伤的。”罗克宽慰地说了一句,然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陈美意的头顶,“回房间休息吧,等手臂上的伤完全好了再回去学校上课。”

“罗克叔叔,”仿佛用尽全身所有力气,陈美意才敢跟罗克道歉,“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自己。”她的眼睛好像也红了一圈。

罗克意外陈美意会跟自己道歉,“你不用跟我道歉,只要你人没事就好。”

陈美意乖乖点头。

“美意,要不,你换一份兼职?”罗克似是犹豫了很久,才敢开口。

“叔叔,我这次受伤真的只是意外,就算我不在酒吧里面工作,在别的地方工作,也有可能发生意外。”

“我这样说好一点。美意,你要是在经济上遇到困难,你完全可以开口问我,让我帮你解决的。”

陈美意一惊,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这是第一次,罗克主动地对陈美意说要给她提供经济帮助,她只觉又尴尬又沉重,脸庞飞快地涨红,耳朵根也莫名红了大半。

陈美意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说。罗克其实也知道她心中的想法,知道她不想总是花他的钱,知道她想利用自己的能力去赚取生活费。

可是,对她这个年纪来说,不是更应该专心学业才对吗?

“罗克叔叔,我不认为在酒吧打工有什么不对,我暂时没想过要换工作,也没想过不做兼职。”

气氛正尴尬着,罗克再次开口,“好吧,我觉得可以出去打工增加社会阅历。”他开始谆谆教诲,“这里有许多留学生都找到兼职工作,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可我认为……”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嘉俊忽然开口道:“教练,她昨晚在医院睡的,休息得不好,我们不如先回去,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陈美意感激地看向顾嘉俊,她也没想过要顶撞罗克,可她下意识地觉得周祥是个好人,他经营的酒吧也很安全。

昨晚的意外……只是她倒霉而已!

“好了,我们回学校了,你好好休息。”临走前,罗克又不放心地多叮嘱一句,“有什么事情记得找我。”

待罗克离开以后,顾嘉俊若有所思地看了陈美意一眼,然后也随着罗克的脚步走出欧丽太太家。

陈美意没有想过,她刚来到谢菲尔德还不到一个月就受了伤,因此不得不请假在家休养。

自然,周祥也让她先休养一段时间,他是个负责任的老板,亲自跟那个无意打伤陈美意的客人要回来所有医药费,他本人似乎也很过意不去,毕竟是在自己的酒吧发生这样的事情,因此他特意批准陈美意这个月带薪休假,直到右手完全痊愈为止。

突然变得空闲下来,不用去学校上课也不用去酒吧打工,陈美意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静下来想点事情。

她想,自从来到谢菲尔德以后,她身边的许多人都很关心她,照顾她,她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那么不真实。

也许是小时候的经历,她又觉得这样的温暖稍纵即逝,一个人怎么可能长久地对另外一个人好?

最起码,她肯定是遇不到这样的人。

之后的一周,陈美意每天都很乖地待在室内养伤,欧丽太太负责照顾她的一日三餐,就连她想要走动一下也会勒令她待在床上不要乱动。

陈美意从没试过被人照顾得那么好,她感到受宠若惊,但更多的只是希望胳膊的伤能早点儿痊愈,好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直到一天下午,陈美意被学校的某个微信群滴滴滴响个不停的提示声给震醒,她平时很少看微信群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个群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那么热闹,可能是闲着没事,于是顺手就拿起手机点开来看。

群里的同学都在说,今天下午三点整,斯诺克学院和田径学院会举行一场篮球比赛。体育学院的几个名人,包括顾嘉俊和任光明等都会上场比赛,一较高下。

当看到任光明也会上场时,陈美意的嘴角露出了浓郁的笑意。时间不早了,已经是下午两点,她要赶紧回去学校才行。然后,她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走出自己的房间。

这个时间点,欧丽太太一般都会开车出门买菜。因此,陈美意以最快的速度写下纸条放在餐桌上显眼的地方,提着自己还没痊愈的右胳膊出门,然后回学校。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五十分。

陈美意气喘吁吁地跑到体育场的篮球馆,然后,她迎面撞上一个人……那人穿着红色的篮球队服,衣服把他的身形衬托得十分颀长。

当那人垂下眼眸盯着自己看时,陈美意不经意地触到对方投过来的眼光,尴尬得头皮像是要掀起来一样,快要爆炸掉。

“你怎么突然回学校了?”看到顾嘉俊,陈美意不禁呆住。

“我……”陈美意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寻找任光明的踪影,当发现他毫无意外地被好几个女孩子围在身边打转时,她的眼神莫名地暗了一下,“学长,听说你们有篮球比赛,所以我想回来学校看一下。”

顾嘉俊没有吭声,凸出的喉结上下滚动几圈。他看得出来陈美意是因为任光明所以突然回校,但什么也没有说。

“你的手好一些没有?”

“休养了一个星期,好了许多,明天再去医院复诊一下。”陈美意机械地回答。

下一秒,顾嘉俊突然伸出手,轻捏着陈美意的左手,然后使了一点力,把她带到自己的怀抱里。

只是三秒钟的事情,陈美意感觉脑袋都要懵了。

“刚有人差点撞上你。”旋即,顾嘉俊把陈美意放开。顾嘉俊准备回去候场,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却发现她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儿,无奈又返回来,“你跟我进去。”

很快,顾嘉俊直接把陈美意带到vip的观众席前。

“你就坐在这里吧。”顾嘉俊担忧地看了一眼她的右胳膊,“注意胳膊,不要被谁撞到了。”

刚刚那一段路只有短短几分钟,但他一直侧着身子,不时抬起胳膊格开人群,不让任何人碰到陈美意的右边胳膊。

陈美意还发现,顾嘉俊选的是全场视野最佳的位子。

之后,顾嘉俊还特意找了两个女同学坐在陈美意身边,叮嘱她们帮忙照看一下这个伤者。

“学妹,你是顾嘉俊什么人啊?他好像特别关心你。”其中一个女同学八卦地问。

顾嘉俊也会关心人吗?陈美意怎么没觉得,“我的胳膊受了点伤,我也只是他的学妹而已。”

幸好,裁判的一声哨响打断了女同学的注意力。篮球比赛正式开始。

顾嘉俊那一队穿着红色队服,任光明他们则穿着蓝色队服。斯诺克与长跑虽然同样是体育竞技运动,但很明显的,任光明所在的田径队在体力上还有技术上明显要高于斯诺克学院队。

上半场,顾嘉俊为主的斯诺克队一直在被动地防守,任光明与他的队友配合得很好,只要进入了进球区域,队友们都会主动把球传给任光明,再交给他轻松扣篮或者投射三分球,两队的比分很容易就拉开一个明显的差距。

中场休息时,任光明走到顾嘉俊面前,笑着跟他说,“哥们,我可能在斯诺克上比不过你,但篮球……你们一定会输给我。”

顾嘉俊没有被他这句话激怒,反而嘴角一勾,对着自己这个从初中认识到现在的好朋友投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下半场开始。

让人意外的是,顾嘉俊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把防守的任务交给另外两个同学,像一只豹子那样不停进攻。

当任光明他们那一队反应过来时,顾嘉俊站在三分线上又成功地投中一个篮球。

顾嘉俊的篮球确实没有任光明打得好。比起扣篮,顾嘉俊似乎更擅长站在三分线上投篮。而且,一投一个准。但顾嘉俊也知道,田径队的体能是很厉害的,他们斯诺克队是比不过人家的,之所以上半场保留实力,也是为了下半场可以全员爆发一场。

陈美意的目光一直紧紧地追着场上任光明的身影,但偶尔,也会被豹子一样后发力十足的顾嘉俊给吸引了过去。

场上也有很多运动很好、长得也好看的帅哥,但只有顾嘉俊与任光明最夺目闪亮。

随着比赛的结束时间越来越近,两队的比分差也缩短了不少。任光明知道自己上半场是太轻敌了,他现在算是铆足了全力要为田径队赢得比赛。当他运球经过顾嘉俊的身边时,他用眼神示意他:“放马过来吧!”

像是感应到什么,顾嘉俊突然回头看向vip席,却看到陈美意的眼睛追着任光明的身影远去。

奇怪,我怎么会回头看她?顾嘉俊飞快地摇摇头,继续集中精力回到比赛上。

上场的这些球员里,没有人跑得过任光明。当看到任光明冲着自己而来时,顾嘉俊下意识地要对他做一个假动作。莫名地,耳旁好像听到一把熟悉的女声:“任光明,加油!”只是一个愣神,任光明带球越过他,径自往前跑去。

几秒钟以后,任光明来了一个很漂亮的上篮动作,又得两分。看到他进球,陈美意兴奋地站起来,左手握成拳头用力地挥舞了几下,“任光明加油!加油!”

这一下,顾嘉俊算是听清楚了,果然是陈美意的叫声。他回头看向坐在vip席的陈美意,看到她的一张脸发光一般闪现着雀跃的神色,眉头不自觉地又皱了起来。

“嘉俊,你怎么没有拦住他?”这时,身旁的队友问在发呆的顾嘉俊。

“抱歉。场上太吵了。”顾嘉俊郁闷地回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队友纳闷,一向专注力最强的顾嘉俊,怎么会被场外的环境给影响了?

篮球比赛的结果,最后是73分:64分。田径学院不出所料地胜出了。

之后田径学院还要与其他学院继续打比赛,可任光明只上这一场,他的教练怕他在打球过程中受伤,影响他之后的日常训练。

比赛结束以后,所有人都到更衣室换衣服,任光明跟一帮队友寒暄过后,主动来到顾嘉俊身边。

“嘉俊,你这一场比赛好让人惊喜啊!”晚上,任光明他们要到市区吃饭,作为死党,他想拉上顾嘉俊一块儿去,“晚上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去吧去吧,人多热闹。我也会多叫几个朋友一起去。”

“还是不了。”

“你该不会不高兴了吧?比赛总有输赢啊。”

“你想多了。”顾嘉俊冷冷地说。

“那你……”任光明却觉得他今天怪怪的,但具体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怪了。

“换好衣服,我要走了。”

“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换回原来的衣服走出更衣室,却看到陈美意一直等在那儿。

“可爱的小学妹,你是在等我吗?”任光明也只是无意一说,陈美意却不好意思,脸皮红了一层。

顾嘉俊突然悠悠开口,“陈美意,你的手受伤了,还赶回来看比赛,万一伤口恶化了怎么办?”

陈美意压根没想过顾嘉俊说到的情况。

“咦?你受伤了?怎么回事?”任光明也没发现陈美意已经有一周没来学校,“你要是没受伤,夜晚跟我们一起去市区吃饭多好。”

看到任光明对自己表现出关心,陈美意心中既感动又酸胀,像是有人往她心里塞满一千只柠檬,说不出口的酸涩。

“我想去!”话一出口,陈美意与顾嘉俊都是一愣。陈美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句话,按照她的性格,她就算想去也不敢啊。

“但你不是受伤了吗?”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碍事的。”

“陈美意。”顾嘉俊想叫住她,让她不要逞强。

“吃饭是用嘴的,而且我还有左手……”

“那行,我们今晚七点半会在XX街的中餐厅吃饭,我们现在加个微信,我待会把地址发给你。记得要来哦。”

陈美意连拿出手机来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她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加上了任光明的微信。

互相添加完微信,任光明先离开了。顾嘉俊看了看陈美意,嘴巴准备掀开时,却看到陈美意先抢白道:“学长,我求求你,只要不把这件事告诉罗克叔叔。”

要是罗克知道了,他一定会很担心陈美意。

说完,陈美意准备开溜。

然而,顾嘉俊似乎没有放她回去的打算,“你是不是喜欢任光明?”

闻言,陈美意整个人狠狠地震了震,半晌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字来。不知过了多久,她缓慢又别扭地转过身,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顾嘉俊。

她自以为自己把情绪藏得很好,好得……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心意。

“任学长那么好,一定有很多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过了很久,陈美意才闷闷地回应了一句。她没有直接回答顾嘉俊的问题,但对任光明作做出一个更高的评价。

“陈美意,我并不是要管你的私事。”顾嘉俊淡淡开口,神色也淡淡的,“只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想想自己的状态,你觉得他会看得见你吗?”

陈美意飞快地转过身,直愣愣地看着顾嘉俊。他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顾嘉俊知道她听不明白,于是解释道,“我觉得你很聪明,在斯诺克上也很有天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然后,他忽然走近几步,惊得陈美意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但他没有继续靠近,而是在她面前站定,垂下眼眸,认真地注视着她那双仓皇如小兔子的眼睛,“我想你不会忘记你那一晚跟任光明打斯诺克的场面。如果你真的喜欢他,那么请你必须好好提升自己的能力,站到一个更容易让他看到你的地方,你觉得我的话有错吗?”

“学长……”陈美意做梦都没想过,顾嘉俊会突然之间跟她说这么多话。

“光明是一个很优秀的运动员,他喜欢的人,当然也要同样优秀。我之所以会关心你的胳膊的伤,是因为我觉得你未来很大机会会成为一名斯诺克职业球手,右手最好不要轻易受伤。”

闻言,陈美意安静了许久。顾嘉俊并没有着急听她的回答,也跟她一样安静了下来。

许久,陈美意的嘴角弯起一个笑容,却是一个苦涩的笑容。

凭什么啊?顾嘉俊这家伙以为他是谁啊!干嘛要决定她的未来?

陈美意知道,并不是每一个考入谢菲尔德体育学院的学生最后都能成功地成为一名运动员。她想当然地认为,她只要平平安安地在这里度过四年时间,然后顺利毕业,接着回国找工作,过上那种顺遂又没有太大意外会发生的人生。

“谢谢学长的关心,可我觉得,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是的,我喜欢任光明学长,可我不一定也要让他喜欢我,而且,我也不可能会成为一名职业球手的。”

“那你实在太小看自己了。”

谁知,顾嘉俊的嘴角却露出一个微微讽刺的笑容。他的笑容让陈美意觉得讽刺,她忍不住抬起下巴,朝他反唇相讥,“是的,你是我的前辈,也是同学眼中的偶像,可你也不能随意定夺我的人生不是吗?”

太气人了。陈美意的双眼燃起两簇小火苗。

“我劝你最好先收起自己的火焰,留着以后上场打比赛的时候释放出来,会更好。”陈美意彻底气晕,她什么水平自己还不知道吗?怎么可能有机会上场打比赛!

“你……”喂!这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不多说了,你以后会理解的。”

什么啊?!

“现在跟我走吧。”

“去哪里?”

“你晚上不是要去吃饭吗?”顾嘉俊回头反问,“我开车送你过去。”

晚上到市区的饭店吃饭的人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任光明好像在办联谊一样,在场的男女比例几乎是一半比一半。加上他除了自己的学院,在其他学院也混得很开,邀来许许多多的同学聚在一个超大包厢吃饭,够热闹的。

吃饭途中,他像一只花蝴蝶不停地穿梭不同的饭桌,给每个人介绍他们感兴趣的同学,还说现场谁单身的想要谈对象的,可以到他那儿去报名,他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条件给安排拾掇一下。

陈美意有点儿失望,她特意换上一条裙子过来吃饭,可进来包厢以后一直找不到跟任光明说话的机会。

顾嘉俊的出现也让许多女生忍不住地看了过去,一波又一波的人主动走过去与他聊天,他敷衍地回答了几句便作罢。陈美意艰难地用左手夹菜,可她本来就不是左撇子,加上一时紧张,一根菜夹了很久也夹不上来。顾嘉俊实在看不下去,他本来就坐在陈美意的左侧,于是表情冷漠地帮她盛饭夹菜,面面俱到。

好一些人看到这一幕,都在猜测他与陈美意之间的关系。

“学长,我可以用左手夹菜。”陈美意并不想顾嘉俊因为自己而被误会,于是小心翼翼地侧过头对他耳语了一句。

认识这么久,这是他们俩距离最近的一次。陈美意快要被顾嘉俊那超低压气场给震晕,明明肚子很饿,硬是变得没什么胃口,食不知味。

“吃好自己的饭,何必管别人怎么说。”

“可是,对你的名声不好。”想起下午被他的言论气得不行,现在又要吃他夹过来的菜,陈美意咬牙切齿地道。

顾嘉俊竟然挑高一边眉毛,腹黑道,“我一个男孩子怕什么。”

……好的,你赢了。

饭快吃完时,任光明才终于来到陈美意他们面前,他已经喝了一些,白玉一般的脸庞透着微微的红润,然后想也不想地给陈美意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陈美意的伤口被他的手压到了,她觉得痛,又有说不出口的窃喜。

看到陈美意龇牙咧嘴的,顾嘉俊莫名伸出手,狠推了任光明一把:“你喝醉了。”

“哎呀,嘉俊,你是在……生气?”任光明愣了一下,微醺的双眼闪着动人心弦的光芒,“这只是礼节性的拥抱。”

“她的手有伤。”顾嘉俊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噢,我记得了。小学妹,对不起哈。”

“学长,没事。”陈美意莫名被任光明抱了一下,开心得快要晕过去。

然而,下一秒,有一把冷冰冰的声音从耳旁传来,“美意,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学长,我不急……”

结果,顾嘉俊冷冷一个瞪眼,吓得陈美意无话可说。

在离开的时候,陈美意忍不住回头看。不知怎的,她好像看到平时总是笑脸迎人的男神任光明,此时此刻竟然露出脆弱哀伤的眼神。然而,那样的表情稍纵即逝,下一秒,任光明又恢复平日的笑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陈美意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入秋时,陈美意的手伤总算痊愈。她亲自给房东欧丽太太做了一顿大餐作为报答,因为欧丽太太每天都会亲自给她熬骨头汤,对伤口的愈合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我们家的小姑娘厨艺真的很棒。”欧丽太太当家庭主妇也有许多年了,厨艺当然了得,可她没想过陈美意的厨艺也这么好。

那是因为从小到大,陈美意都是在家里做饭的那个人。可她的厨艺就算再好,陈志强也从没称赞过她一句。

“谢谢欧丽太太的夸奖,您要是喜欢我做的菜,我以后有空就给您做。”陈美意谦虚地说。欧丽太太止不住地点头。

时间久了,陈美意发觉自己真的慢慢融入到这里的生活中。

重新回到学校以后,陈美意发现同样是新生,她不得已的落后了两个星期的课程还有训练,还真的有点儿跟不上同学的进度。

她忽然想起顾嘉俊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缺失两个星期的课程,真的会落后其他同学许多。

更让她倍感压力的是,再过两周他们班上会进行第一次重大的考核,罗克也会亲自到现场打分数,她觉得自己不能太差劲,让罗克失望。

因此这段时间,她每天吃完晚饭又会回到训练室训练,训练完又踩着点赶到“Blue”打工。后来,她把自己每天的休息时间缩短到三四个小时,可好像不论是训练还是打工,她两样都没有做得太好。

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办法实现一心二用,要想两样事情都做得完美那是天方夜谭。可扪心自问,她认为自己还没有真正热爱上斯诺克这项竞技运动,而来这边学习的人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成材,她觉得以自己的水平,只要这四年不出很大的差错,好好完成学业,最后拿到毕业证书就好了吧。

至于“Blue”那边,她不想贸贸然地把这么好的工作给辞掉,其实找一份好的兼职也不太容易,她怕以后再也遇不到像周祥那么好的老板。

第一次考核如期而至。

一般而言,男生不管是体能上还是技巧上都要比女生有优势,而陈美意班上只有两个女生,另外一个女同学的成绩要好一些,因此,她的成绩几乎是垫底。

拿到自己的那份成绩单时,陈美意的心情很沉闷,她有预感到自己的成绩会不太好看,可没想过会是班上的垫底。

罗克比她早几个小时知道她的成绩,想着她知道成绩以后一定会不太开心,于是带她出去吃饭,一边吃饭的同时一边开导她。

“罗克叔叔,我还以为您会责怪我。”

“美意,叔叔不会随便责怪你,而且,我希望你知道,我有时候会很啰嗦,很烦,其实都是为了你好而已。当然,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怎的,罗克短短两句话竟让陈美意眼眶湿润。

从来,她爸陈志强都不曾用过这种口气与她说话。她生怕罗克会询问怎么了,心里都想好解释的理由,例如沙子进眼这种拙劣的借口,但罗克竟竟体贴地什么都没有问。他一直都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她。

良久,他才悠悠地道一句,“你要记住,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

莫名地,想到顾嘉俊,陈美意就气不打一处来,干嘛要在乎那家伙说的话!

上一篇:高冷总裁萌萌妻苏苒薄司霆最新章节_高冷总裁萌萌妻小说无弹窗免
下一篇:苏苒薄司霆小说完整版章节目录在线阅读_高冷总裁萌萌妻最新章节

猜你喜欢


毋宁爱与憎《墨尘余笙》完整版免

由大力推荐的古言虐恋短篇小说毋宁爱与憎《墨尘余笙》完整版内容选读:(无弹幕),怜儿闭上闭眼睛,“小姐,您不用去了!王爷昨夜一宿都留在烟夫人的屋子里,早上...

毋宁爱与憎《墨尘余笙》免费阅读

带来的精彩小说毋宁爱与憎《墨尘余笙》内容选读:,初时,他迎娶她回来,将她羞辱一番,再打落破院,见她狼狈见她伤心,他高兴了一阵子,后见她毫不在意,他便又...

《恰到好处的幸福》by江星萝(明

《恰到好处的幸福》by江星萝(明姝叶启寒)全文阅读由强烈推荐,“叔叔婶婶执行的是国家公务,他们又不是自己出去旅游,哪能说回来就回来?”明姝忍着心头的难过,...

恰到好处的幸福《明姝叶启寒》全

现代言情小说《恰到好处的幸福》,讲述主角“明姝、叶启寒”之间的爱恨纠缠,金牌作家“江星萝”以精湛的文笔深刻诠释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小说故事简介:明姝...

二婚老公是妻奴[白依婷姜明轩]小

本站带来二婚老公是妻奴[白依婷姜明轩]小说免费章节精彩阅读,在二婚老公是妻奴小说中讲述了:突如其来的吻把姜明轩吓坏了,下意识伸手猛地推开何馨蓉。姜明轩便...

萌宝甜妻萧先生请自重《沈心白萧

带来了萌宝甜妻萧先生请自重《沈心白萧宴》完整版内容选读:(无弹幕),沈心白笑笑,不再言语什么。如果陆伯母知道那人就是萧宴的话,她肯定陆伯母不会说出这一番...

《婚不过三靳少我们两清》by三宝

为大家倾情推荐的现言小说《婚不过三靳少我们两清》by三宝(顾黎靳北辰)全文阅读,想着自己为了这种渣男,竟然伤心了两年,要是那两年自己没有因为这个渣男而一蹶...

他冷落丑妻3年《夏子夕穆少天小

带来他冷落丑妻3年《夏子夕穆少天小说》休书到手她卸下面纱惊艳全程,听到这个,夏子夕一愣,随即看着他,“原来您都知道了!”“你觉得,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住我...

惟梦闲人不梦君苏蕙温忱小说又名

推荐:惟梦闲人不梦君苏蕙温忱小说又名《浮华三千帝业如画》内容选读:,他猛地冲上前去,揪住温念的领子,将她从太师椅上生生扯下来。温念被他扯得滚到地上,捂...

婚不过三靳少我们两清(顾黎靳北

倾情推荐的小说婚不过三靳少我们两清(顾黎靳北辰)小说免费章节精彩阅读,顾黎说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捂住肚子,顾黎只觉得悲凉,原来爱了这么久的男人,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