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美女下属求上位
    公司的后勤部办事效率挺高,下午就给张阳腾出间办公室,还配了辆比亚迪轿车,这待遇真不错。

     后勤部能如此快速落实待遇,自然也是听到张阳是总公司总裁钦点的主管,担心怠慢会招来麻烦。

     这就是办公室职场,只要你成功上位,别人对待你的态度跟以前必定截然不同,转变会极其夸张的。

     “独立办公室就是舒坦。”办公室里,张阳躺在转椅上,脸颊流露出惬意,跟坐大厅上班,两者简直是天壤之别。

     难怪无数人为了能上位争的头破血流!甚至不惜出卖身体以及摒弃尊严。

     然而升职并不意味着享受,眼下张阳迫在眉睫要做的是组建新销售团队,经吴道坤批准,他可以从俞冰蓉跟郑丽娜团队里抽调一批人,毕竟不能让一个团队全是新手。

     正因如此,让他头痛的问题来了,组建新团队无疑要多出几个小组长空职,同事们都想抓住机会上位,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巴结拉拢他。

     男的请他去桑拿按摩、莞式一条龙服务、有的直接送烟酒塞红包,女的约他吃饭、看电影、K歌喝酒、有些开放的甚至到办公室来勾引,各种招数应有尽有。

     一个小小的职位,看尽人生百态,这些巴结的人不乏有昔日嘲笑张阳的,真是群势利眼,可没办法这就是职场。

     准确的说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社会,在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下,你若不上位,就得不到好的待遇,永远受剥削欺压,因此无数人为上位愿意牺牲任何代价。

     张阳拒绝了所有人邀请,这事挺麻烦的,若答应一人,自然就得罪其它人,他刚当主管要注重团结,只能一视同仁。

     他拒绝的理由是要留公司加晚班,转眼间,黑夜降临笼罩大厦,整个公司只留下他,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他加班只是为躲避,其实并没多少工作要忙,处理紧要的几件事后,他就打开电脑看起电影来。

     “这战场太假,一点都不血腥。”张阳看的是战争片,那花哨的演员让他这个无数次亲临血腥战场的人感到厌恶,这简直就是亵渎军人的形象。

     他拿起桌面的硬盒中华点燃,凑嘴重重吸了口,再吐出烟圈,袅袅的烟雾瞬间弥散开来,仿佛眼前出现了残忍血腥的战场,他多次在生与死之间挣扎。

     “张……张经理,请问我能进来吗?”忽地,一阵娇婉的声音传来,只见门口赫然站着个娇娆的女人。

     “你是谁?”张阳被这透着魅力的声音拉回现实,凝神斜睨地望向门口,是个陌生的女人,她手里还提着个保温瓶。

     远远的相视,这女人长得很漂亮,身穿一袭白领紧身套裙装,在柔弱的灯光照射下,她的倒影是如此的苗条袅娜,可见她身材很棒。

     她衬衣领口处解开两颗纽扣,胸前那抹雪白春光尽数展露,紧身套裙包裹着她的肥臀,勾勒出来的轮廓线条是如此优美,脚下踩着三寸红色高脚鞋,纤细的双腿穿着黑丝袜。

     她的这身打扮俨然如蓝色妖姬般的极致魅惑,相信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

     “张经理,我叫郑晓洁,是销售一组的员工。”郑晓洁低着头颤声地道,由于太紧张,她的青葱手指紧拽着保温瓶。

     “你也是销售部的?可我怎么没见过你。”张阳起身走到郑晓洁面前,他来公司半个多月未见过这女人。

     “张经理,我休了两个月产假,明天才正常上班。”郑晓洁如实回答道。

     “哦,是这样啊,对了,你这么晚来公司干嘛?”张阳双眼打量着郑晓洁,原来这女人是个小少妇。

     “我老公是销售一组的张超,他说张经理您在加班,我就炖了只乌鸡来送给您,加夜班很辛苦得吃点东西。”郑晓洁柔声说道,脸颊流露出不自然的神色。

     张阳恍然大悟,敢情这郑晓洁也是来巴结的!不过相比其它人,她这送鸡汤确实花心思些,而且面对如此娇娆的女人,没有男人会将她拒之门外。

     “你这么一说,我倒确实饿得很,别站门口,赶紧进来。”张阳邀请郑晓洁进屋,她是张超的老婆,而张超又是郑丽娜的爱徒,这事有意思。

     郑晓洁进屋便将保温瓶放茶几上,随即扭开瓶盖,顿时阵阵鸡汤香味覆盖屋子,这炖鸡色泽香气皆上品,无疑撩拨着张阳饥饿的肚子。

     “张经理,炖鸡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喝汤。”郑晓洁似贤惠的小媳妇般拿双筷子递给张阳。

     “那我就不客气了。”张阳接过筷子,随即埋头吃起来,这炖鸡味道鲜美,他吃得津津有味。

     郑晓洁站在旁边,趁着张阳埋头喝汤,她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了下眼前男子,这是个典型的硬汉,即便静静的吃东西,依旧掩盖不了他身上那股成熟稳重的气息。

     看到保温瓶见底,张阳连汤汁都喝尽,她忍不住露出甜甜的娇笑。

     “不错,味道很好,不比星级酒店厨师差,这是你亲自弄的?”张阳称赞道,斜睨的望着郑晓洁。

     “是的,我也就炖汤做菜拿得出手。”郑晓洁微微点头。

     “都说吃人家的嘴软,把你来这的目的说出来,我也不能让你白费这番心思,我能办到的会满足你。”张阳站起身来,抽出张纸巾擦试着油腻的嘴唇。

     “张经理,我……我没有别的目的,只是看您加班就来送点宵夜。”张晓洁颇为紧张地道,张阳如此开门见山,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你看你撒谎就脸红,这能骗得了谁?你竟然本性不爱撒谎,那何必要装得这般虚伪?说实话很难吗?”张阳贴近红着小脸的郑晓洁。

     “我……我想调到您的销售团队来,以后跟着您做事。”郑晓洁连连向后退却,她不敢正视张阳的眼神,放在腰间双手更是紧揪着衣摆。

     “仅仅就这样?”张阳步步紧逼,他清楚这不是郑晓洁最终目的。

     “我……我还想求您给我个机会当个小组长。”郑晓洁吞吞吐吐地道,她已是退无可退,翘臀紧贴到办公桌边缘。

     “抽调你来我的团队倒是简单,可你想上位当小组长,那仅凭你炖只鸡是不够的,公司现在有很多人惦记着上位。”张阳紧贴过去,直接伸手揽住郑晓洁盈盈可握的柳腰。

     “张经理,你……”郑晓洁蓦然惊呼道,吓得花容失色,她扭动腰肢竭力挣扎,却因没路可退依旧紧紧的被张阳搂着。

     “实话跟你说,公司跟你一样想上位的女同事一双手数不过来,在如此大的竞争环境里,你唯有付出比她们更大的代价才能胜出。”张阳沉吟地说道。

     “非要我陪你那啥吗?”郑晓洁紧咬红唇说道,脸颊红通通的,特别是张阳身上散发的那股浓郁的男人气息袭扰她的口鼻,弄得她心脏怦怦地狂跳起来。

     “你说呢?”张阳满脸戏谑地望着郑晓洁。

     郑晓洁低头不语,她不是傻子,她混办公室职场几年了,对潜规则上位早有耳闻,而且来前她老公张超也说过那事,最重要的是,眼下张阳已经紧抱住她,接下来的事谁都明白。

     “难道就没其它可能?”郑晓洁心存侥幸地询问,她是个传统女性,她接受不了被陌生男人玩弄侵犯。

     “没有,我跟你说,下午就有人来办公室主动勾引我,她们长相身材不比你差,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把机会给别人。”张阳威势地道,言语里透着霸气。

     “不要,让……让我想想。”郑晓洁惊慌地喊道,她不怀疑张阳的话,潜规则上位在职场早已司空见惯。

     她内心很纠结,她不想被侵犯,可耳畔总回响起老公张超的嘱咐,必须抓住这次上位的机会,这对他们夫妻以后在公司站稳脚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不用再想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上位就得付出代价,过于犹豫会让你与机会擦肩而过。”张阳收紧搂腰的手臂,俩人身体紧紧相贴。

     他探过头去,双眸里闪烁着惊艳,如此咫尺相视,他发现郑晓洁胸前那抹诱人沟壑深不见底,相信任何男人瞥一眼都足以让其流鼻血。

     “真香。”张阳附耳细声道,闻着郑晓洁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他的鼻息略显沉重,心头更是荡起涟漪。

     “嗯……”郑晓洁猛地抑起头,张阳口鼻的热气袭扰着耳朵,触电般的感觉弄得她娇躯不禁微颤。

     面对如此霸气强势的张阳,她无法逃离,此刻她打算妥协,说起来张阳算绅士的,要是换其它上司,估计从她送上门那刻起就会粗暴的将她压身下那啥。

     可想到即将被人侵犯,她的眼眶湿润了,她是个传统女性,然而现在为了保全家庭,她不得已走上这条不耻肮脏的上位路。

     她是屈服于残酷的现实,很多女性亦是如此。

     “你能不能专业点!潜规则上位要干啥你不懂吗?这个时候流眼泪是什么意思?弄得我好像是强上似的。”张阳自知适可而止,松开了她的柳腰。

     其实张阳压根没想玩弄郑晓洁,刚刚只是在试探她,结果如张阳所想,这女人不是自愿送上门来的,可能是受她老公张超驱使,也不排除这是个阴谋。

     “张经理,对不起,我真得没法说服自己,我……”郑晓洁焦急地道歉道,她原本以为要被侵犯了,哪知张阳却停止下来,她担心是自己流泪惹怒了张阳。

     “我明白,你回去吧。”张阳坐回转椅上淡淡地说道。

     “不行,张经理,您还没答应我上位的事,我真的很需要这职位。”郑晓洁急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以为张阳生气要赶她离开。

     “吃了你的炖鸡,我自然要帮你办事,明天我就会落实你的事。”张阳缓缓地道,不管是谁指使郑晓洁送上门的,他作为王者丝毫不惧怕。

     “真的吗?”郑晓洁眼眸亮瞠起来,她觉得这事难以置信。

     “我用得着骗你吗?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我喜欢跟你这样的女下属做事。”张阳打趣地道。

     郑晓洁脸颊‘唰’地通红起来,好似涂了层胭脂,她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我回去了。”郑晓洁收拾好保温瓶,随后往门外走去,只是到门口她却停下来,她心里总是不踏实,这上位未免太简单了吧。

     “张经理,您真不用我那啥吗?”郑晓洁弱弱地确认道,她混职场多年,见识过很多潜规则上位的,从没有哪个女人送上门还能安全的离开。

     “你要是再不走,我也不介意在办公室把你推倒了。”张阳虚张声势地恐吓道,果然郑晓洁犹如受惊的小鹿般踩着高跟鞋跑出公司。

     当败坏道德的潜规则作风盛行时,你不跟风反而会遭到别人质疑,这是社会的悲哀,也是人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