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誓师大会
    翌日。

     公司的气氛暗流涌动,竞选销售总监拉开帷幕,员工们使出浑身解数比拼业绩,只为助团队主管荣登总监。

     张阳的团队初建,抽调来的销售员业绩并不强悍,而且人手极度匮乏,可这并未让张阳丧失斗志。

     他驰骋血腥战场多年,清楚任何时候团队的士气是赢得胜利的重要因素,即便是支老弱病残的队伍,高昂的士气也能让敌人畏惧。

     相比其它主管早早将人派出跑单,张阳显得很淡定,他召集员工打算弄个誓师会,都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他想将这支战斗力最弱的队伍积极性调动起来。

     “各位,很高兴能跟你们共事,论实力咱们团队毋庸置疑是最弱的,但不屈服是咱们永恒的信念,我坚信努力的人就有机会获取胜利。”销售大厅,张阳铿锵有力地演讲,团队员工站在他周围认真聆听。

     “张经理,您的意思是让咱们跟其它组拼业绩吗?可实力相差太悬殊,我怕不管多努力到最后也是徒劳。”有员工出声问道。

     “你还没努力怎么就知道是徒劳!只有你付出努力后才有资格谈成败,咱们不仅要争,而且目标锁定第一。”张阳威势地道,他打算争销售总监。

     “哟,我出现幻觉了嘛!怎么感觉这屋里牛儿到处飘啊,敢情是有人在这吹牛!话说某人功夫真到位。”就在这时,郑丽娜跑单回来,听到张阳扬言要拿第一,不禁言语嘲弄他。

     “郑丽娜,你别阴阳怪气,难道我就不能拿第一?”张阳微微皱眉,他能听明白郑丽娜话里意思。

     “试用期半个月都没拿过单的人,靠着后台当上主管,竟然扬言要夺业绩冠军,你不觉得这很可笑!”郑丽娜意外深长地道,嘴角扬起抹肆无忌惮的笑意。

     “对敌人的认识停留在以前,你这样轻视对手会栽跟头的,郑丽娜,这次我必定打败你,以后让你无话可说。”张阳一字一顿地道,算是当面放出狠话。

     “说大话谁都会!可业绩靠得是实力说话,不是在这耍嘴皮子纸上谈兵,张阳,我刚刚就签了个200万的单子,你说你拿啥跟我拼业绩,你这是自取其辱。”郑丽娜拿出合同在张阳面前晃了晃,故意宣扬着她的胜利。

     围观的众员工纷纷面露震惊,才不到一上午,郑丽娜就拿到200万大单,这没法比拼业绩啊,简直就是秒杀的节奏。

     “是吗?郑丽娜,一个月后你要是还能这般得意,那我就服了,不过到时你肯定很狼狈,不信咱们走着瞧。”张阳凝视着郑丽娜,自信能打败她。

     “让我狼狈!真是痴人说梦。”郑丽娜轻蔑地道,随即径直往办公室走去,俩人这般争论已经发生多次,光靠嘴是分不出高低。

     “一个盲目自信的傻叉主管,加上一群被人抛弃的废物员工,这样的销售团队能弄出惊人业绩,那就见鬼了。”郑丽娜关门时嘴里恶声恶气地嘀咕着,张阳从她手里抽调的人都是业绩差垫底的人,想必俞冰蓉也是如此。

     郑丽娜声音虽小,众人却是都听见了,谁都是有尊严的,被人辱骂废物,众员工无不极其愤怒,可皆敢怒不敢言。

     “被人嘲笑的梦想才有实现的价值,别人的辱骂只会激发咱们潜力创造奇迹,为了尊严咱们尽情的挥洒汗水,胜利会是属于努力的我们。”张阳慷慨激昂地鼓励道,他也听到郑丽娜的辱骂,反击的最好方式就是用业绩打脸。

     众员工瞬间士气高涨,纷纷埋头忙工作去了,张阳也回到办公室,这场誓师会虽被郑丽娜搅得不圆满,可效果还不错。

     眼下郑丽娜攻击张阳主要是没拿到单,其实这事很正常,首先他刚回国,对陌生的国内市场不熟悉,其次他初涉销售行业,对很多技巧掌控不熟练,试用期完全是培训学习,最后卫浴马桶这类商品有市场局限性,没有其它日常商品那样好推销。

     然而作为王者,岂能有把柄让人攻击!近日他恶补各类知识,亲自给需要购买马桶的公司打去销售电话,倒是挺幸运的,有几家公司有意向购买华远卫浴的马桶。

     鼓舞团队士气光靠嘴不行,得有实际的行动,张阳打算下午去意向公司跑单,争取拿下个大单来提升下团队斗志。

     食堂吃中午饭时候,他嘱咐郑晓洁来趟办公室,现在销售团队里她业绩好点,张阳准备分配几个跑单任务给她。

     “张经理,您有事吩咐我办吗?”郑晓洁踩着高跟鞋来到张阳面前,顺手关上办公室门,可能俩人独处,她有点不好意思脸红了。

     “以后别再喊经理,听起来多生份。”张阳侧头怔怔地望着郑晓洁。

     “张……张哥。”郑晓洁咬唇弱弱地喊道。

     “这就对了,晓洁,昨晚回去后情况怎样?张超没有怀疑吧。”张阳询问道。

     “没怀疑,张超很兴奋,还说很快就有好日子过了。”郑晓洁伤感地摇摇头,回去看到张超不但没内疚后悔,反而挖到宝般兴奋,这让她彻底的绝望。

     “好日子!他是准备从我身上弄钱了吧,精心设局把你这美娇妻送上我的床,也是该弄点利益了。”张阳沉吟地说道。

     “是的,张超让我问你要5万块钱,他说现在我对你来说是新鲜期,你会愿意给的,还叫我好好服侍你,以后多找理由问你要钱。”郑晓洁哽咽地道,回想起这些刺耳的话,她眼眶不禁湿润起来。

     “第一次就开口要5万,很难想象以后要多少钱才能满足他的胃口。”张阳皱眉道,果然赌徒的胃口惊人。

     “张哥,对不起,你不该帮我的,害得你招惹了麻烦。”郑晓洁很是愧疚地道,她觉得连累了张阳。

     “没事的,这点钱我有,这卡里有十万,你先拿去把张超借高利贷的钱还了,免得总担惊受怕,另外多劝劝他远离赌博。”张阳从桌面拿起张卡放在郑晓洁掌心,显然早准备好了,这些年他在安哥拉血腥战场上拼杀,拥有的财富只能用很多数字来形容。

     “张哥,能不能让我留点尊严!别让我当出卖身体换钱的小姐好嘛?这钱算我借你的,我会用一辈子来偿还你。”郑晓洁湿润的双眼望着张阳,眼眸里流露着满满的哀求。

     她是个传统小女人,宁愿多受苦受累,也从未想过出卖身体换钱,虽然眼下这笔钱她必须拿着,可她不希望是以这种不耻的方式得到,那会让她觉得很下贱。

     “这些钱只是咱俩同事间的帮忙,你不仅要还,还得现在给我写个欠条。”张阳站起身,双手捧着郑晓洁脸颊,用大拇指抹掉她眼角的泪水。

     “嗯,我现在就写,张哥,谢谢你,你对我太好了。”郑晓洁满是感激地道,在办公桌撕了张纸片写下欠条,随即将欠条递给张阳。

     “对了,差点忘记正事了,有个任务交给你,这个新湖集团有意向购买咱们公司的马桶,你下午去跑一趟。”张阳猛地想起什么,从桌面拿来文件递给郑晓洁。

     新湖集团主要经营连锁酒店,对卫浴产品需求量大,近日需要采购一批马桶。

     “这么大的单!张哥,谢谢你的信任,我会努力的。”郑晓洁略有激动地道,从文件看到这次新湖集团要采购200万卫浴产品。

     “单子越大责任越重,晓洁,你这次要出师必胜,给团队员工树立榜样,激发他们的斗志。”张阳嘱咐道,唯有出师凯旋才能振奋士气,若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郑晓洁点点头,拿着文件离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