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争论潜规则
    果不其然,郑晓洁的事引起公司高度重视,一大早,吴道坤就召开会议。

     会议室里,吴道坤坐在中间,郑晓洁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张阳、郑丽娜、俞冰蓉悉数到场。

     “你做销售员挺长时间了,没人告诉你客户是不能得罪吗?你的行为给公司带来巨大经济损失,你知道吗?”吴道坤唾沫横飞,很是愤怒的责骂着郑晓洁。

     昨晚,吴道坤接到新湖集团老总葛江天的电话,说郑洁晓打了他一个耳光,明确表示这事处理的不能让他满意,订单将交给其它卫浴公司,以后他还会展开疯狂报复。

     “吴总,我知道错了。”郑晓洁声若细蚊地道,她脑袋埋得很低很低。

     “知道错了就行了!新湖集团几百万的订单,这个损失由你赔偿吗?长着脑子干什么用?这点事都办不好,惹出这么大祸事,怎么解决?”吴道坤屈指重重敲打在桌面,连水杯都被震动,可见他有多生气。

     “对不起。”郑晓洁怯怯地道,眼眶都湿润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吴总,这事晓洁没有错,你应该了解下事情原委,是新湖集团老总要欺负她,她打人反抗很正常吧。”张阳插话道,他不忍见郑晓洁这般被吴道坤责骂。

     吴道坤脸色当即阴沉下来,他是公司的权威,以前没有人敢在他训人时插话,而张阳此举显然是在挑战他的权威,这让他很是气愤。

     “销售是一份注重随机应变能力的工作,郑晓洁遇到的事,公司其它女员工谁没遇到过!为什么别人能妥善处理,她却招惹出祸事?”吴道坤侃侃而谈地道,在他看来,郑晓洁错在处理方法不对。

     “怎么妥善处理!像某人那样陪人上床?”张阳意味深长地道,目光不由望向郑丽娜。

     郑丽娜黛眉微蹙,当即反击道:“张阳,你说话注意点,吴总的意思是,完全可以找借口逃离,如果连这本事都没有,那就不配当销售员。”

     遭到客户欺负,女性销售员除了妥协上床外,更多人会选择找借口离开,这样只是丢了单,顶多这阵子努力白费了,不会像郑晓洁得罪人惹出祸事。

     “别人选择隐忍逃离,那是别人的选择,这并不代表晓洁选择反抗就是错的,没有哪家公司规定员工必须为了公司的利益作出牺牲隐忍。”张阳反驳道,他坚定郑晓洁没错,任何女人遭到侵犯本能反应都是反抗。

     “张阳,哪个行业都有潜在的规则存在,咱们做销售的,就得具备有牺牲隐忍的心理准备,要是不能接受,那干脆就别做。”吴道坤厉声道,双眼怔怔地望着张阳。

     他的话虽有些偏激,却是真实存在,任何行业都有一些见不得光的潜规则,最典型的是娱乐圈,销售亦是如此,既然决定做销售员,那就是默认接受了这些潜在规则。

     “吴总,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对错跟谁的责任的时候,眼下迫在眉睫的是解决好这事,新湖集团这个单几百万,丢掉了太可惜,得想办法挽回损失。”郑丽娜插言道,她的话打断了吴道坤跟张阳的争论。

     张阳粗眉一挑,诧异的目光瞥了下郑丽娜,自己跟吴道坤的争论火药味越来越浓,撕破脸皮一触即发,按理说她应该静静地坐收渔翁之利,怎么突然主动转移话题,将我跟吴道坤的矛盾瞬间化解掉了。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到底意欲何为?

     “郑经理,你有什么想法?”吴道坤询问道,他觉得郑丽娜的话有道理,事情已经发生了,追究责任跟对错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

     “大老板很看重面子的,我们让对方没了面子,自然要想办法让老板找回面子,解铃还需系铃人,祸事是晓洁招惹的,她必须去面对,去给人家道歉求原谅。”郑丽娜振振有词地道,她接触过太多老板,深知很多老板把面子比金钱看得更重要,特别是那些事业有成的老板。

     “嗯,必须道歉。”吴道坤点点头,随即若有所思地道:“为了显示公司的诚意,还得派一位主管去,丽娜,你辛苦跑一趟吧。”

     “好的。”郑丽娜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张阳微愕,他跟郑丽娜矛盾很深,晓洁这事她应该落井下石才是,怎么这么好心帮自己解决这事?

     “丽娜,你随机应变能力强,有跟刁钻老板周旋的丰富经验,最重要的是,你有为了公司利益作出牺牲的精神,我相信你能圆满解决这事。”吴道坤赞赏地道,做老总最开心的是,处理危机时有人愿意站出来配合。

     虽然他这些话是吹捧郑丽娜,可放眼整个公司,郑丽娜确实是最合适的,以前公司出现晓洁这类事件,也是她出马解决的,可以说没有她摆平不了的老总。

     “谢谢吴总信任,只是这事很棘手,我想提个要求!”郑丽娜佯装一副为难的模样。

     “你说,你是为公司解决危机,公司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吴道坤朗声说道。

     “眼下我们三个主管在竞争总监,我要是圆满解决好这事,还拿到新湖集团这笔巨额订单,我希望计算销售额时,要算这笔订单的两倍销售额。”郑丽娜将要求娓娓道出,她从不做没有利益可图的事。

     “应该的,新湖集团这笔订单困难多,算两倍销售额合情合理,张阳,冰蓉,你俩没意见吧。”吴道坤当即答应,随后装模作样询问张阳跟俞冰蓉意见。

     “我没意见。”俞冰蓉无奈的表态,这种做法显然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可她没有郑丽娜陪睡拿单的杀手锏,解决不了问题自然没有资格有意见。

     “我也没有。”张阳附和道,要是郑丽娜能解决好这事,那么郑晓洁就不用被开除。

     “那就这样决定了,丽娜,我等着你好消息,散会。”说完,吴道坤起身走出会议室,众人也陆续离开。

     约莫一个小时后,郑丽娜走进张阳的办公室,她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一双眼眸怔怔地打量着张阳,那模样似乎想将张阳看穿,举止怪怪的。

     “有事吗?”张阳抬头询问道。

     “张阳,真看不出来,你打架挺厉害的,竟然把葛总的手下打伤了。”郑丽娜缓缓地道,她刚刚约新湖集团老总葛江天晚上见面,从葛江天嘴里得知张阳把胎记男打伤了。

     “别啰嗦,找我什么事!”张阳不耐烦地说道。

     “你惹祸了,葛总说你必须向他道歉赔罪,不然一切都免谈。”郑丽娜侧身倚靠在办公桌边缘。

     “你觉得我会去道歉?”张阳仰躺在椅子上,双眼凝视着郑丽娜。

     “你肯定会去道歉,这事不解决,郑晓洁就得开除,你作为主管,要是连保护下属的能力都没有,以后你在你的团队还会有威信?”郑丽娜慢条斯理地道,嘴角露出抹淡然的浅笑,俨然一副吃定张阳的模样。

     主管是一个团队的灵魂,要是失了威信,团队就没有凝聚力,办事就没效率,再者连下属都保护不了的主管,谁会信任他!谁会服从他!

     “地点,时间。”张阳沉声问道。

     “君安夜总会,八点,不要迟到。”郑丽娜郑重地道,随即转身踩着高跟鞋准备离开。

     “郑丽娜,这不是你的作风,这么好的机会你应该落井下石。”张阳忽然站起身喊道。

     眼下机会确实不错,作为对手的郑丽娜应该要出击,可是她的目的是要将张阳赶出公司,然而有总裁张雄当靠山,张阳这点麻烦顶多就是批评教育下,根本达不到她的目的。

     再者说,郑晓洁是她派过去在张阳身边当卧底的,要是她在这事上做文章,郑晓洁肯定会被开除,那她的一番心计就付之流水了,因此她也想保下郑晓洁。

     “时机还不成熟。”郑丽娜驻足,转头高深莫测地望着张阳,随即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