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买醉
    柳玉玲的手术如期进行,张阳特地请假陪伴柳嫣然,俩人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等待着。

     这次手术至关重要,要是稍有意外,后果不堪设想,柳嫣然很是担忧焦虑,她跟妹妹相依为命。

     “别担心,骨髓移植手术很成熟了,不会有事的。”张阳安抚地道,眼下国内医疗水平大幅提高,骨髓移植手术成功率高,很少出问题。

     “嗯。”柳嫣然点点头,往常都是她独自承受这种煎熬,这次有张阳陪在身边,让她有股安全感,不像以前那样无助恐惧,这种感觉真好。

     骨髓移植手术是大工程,俩人就这样默默等候着,中午吃饭时间,手术依旧进行着,张阳清楚柳嫣然肯定没胃口吃饭,陪她一起饿着。

     转眼间,已然下午三点,这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主治医生霞姐走出来。

     “霞姐,小玲怎么样?”柳嫣然当即凑上去,她太迫切想知道手术结果。

     “手术很成功。”霞姐摘下口罩,她满脸的疲惫,整个手术耗时几个小时,还是精神紧绷的状态下,可见多劳累,医生是个值得尊敬的职业。

     “霞姐,谢谢你。”柳嫣然满是感激地道,手术成功无疑让她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这是我的责任。”说完,霞姐往办公室走去,她急需休息吃饭。

     柳嫣然双眼望着手术室门口,期待着妹妹出来,很快,柳玉玲被推出来,她还处在麻醉状态,骨髓移植患者手术后要进无菌仓观察一阵。

     何为无菌仓!就是没有细菌的病房,按医院规定,家属是不能进无菌仓护理的,只能隔着玻璃探视,这样做是怕患者被细菌感染。

     没法护理,那呆医院也没作用,张阳带着柳嫣然去吃饭,俩人都快一天没吃东西,吃完饭后,张阳建议去商场逛逛,他想让柳嫣然好好放松下。

     柳嫣然拒绝了,她要张阳带她去喝酒,她太累了,她想醉一次。

     俩人来到KTV,柳嫣然点了好几瓶红酒,那阵势俨然是要买醉。

     “咱们喝一杯,庆祝小玲手术成功。”张阳倒了两杯酒,端起杯递给柳嫣然。

     “今天真的很开心。”柳嫣然举杯相碰,随即将高脚杯凑嘴抿了口。

     “好生活才开始,像你这样努力坚持的人,是该苦尽甘来了。”张阳掷地有声地说道。

     “希望吧。”柳嫣然叹气地道,仰头将酒水喝尽,脑子里不禁回想起那一幕幕灾难的画面,不知不觉间,她眼睛湿润了,她哭了。

     “怎么哭了?”张阳疑惑地问道。

     “没事,我是太高兴了。”柳嫣然拿手背抹了下眼眶,苦难的日子过久了,突然被老天眷顾,她不禁喜极而泣,这种幸福来之不易。

     “张阳,我以前很幸福的,我父母很疼爱我,可是我父母突然的离去,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你知道吗?我当时哭晕过去,我好无助。”柳嫣然缓缓地道,双眸怔怔地望着张阳,她想找个人倾诉心里的苦难记忆。

     张阳眉头微皱,他没想到柳嫣然竟然父母双亡,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女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后来我坚强起来,可老天没有放过我,我遭遇了车祸断了腿,我是学舞蹈专业的,断腿让我失去了人生方向,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我无数次想自杀解脱。”柳嫣然伤心地道,苦难在心里压抑了太久,此刻犹如洪水溃堤般倾泄而出。

     张阳没有说话,静静地继续倾听,听着柳嫣然的遭遇,很是心疼她。

     “我舍不得丢下小玲,我克服百般困难想重新生活,小玲又被诊断出有白血病,你知道吗?我当时有多绝望,我可以承受再多的苦难,可小玲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残忍。”柳嫣然愤然地道,她情绪已然临近崩溃。

     按理说,亲姐妹间的骨髓配对成功是很高的,可偏偏她的配对失败,这个世界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灾难,她痛恨这个残酷的社会。

     “都过去了。”张阳安慰道,他从桌面拿来纸巾递给柳嫣然。

     “张阳,我能借你肩膀靠下吗?”柳嫣然声若细蚊地道,此刻她渴望有个肩膀依靠。

     她毕竟是女人,无论多么坚强,她内心都渴望有个依靠,渴望有个安全的港湾让她休憩,渴望有人替她遮挡风雨,这是女人的本性。

     张阳清楚柳嫣然累了,伸手紧搂着她,俩人静静地依偎一起,犹如恋人般。

     直到十点,俩人才离开KTV,柳嫣然很少喝酒的,喝了几杯就醉了,张阳开车送她回去,本想留下来照顾她,谁知俞冰蓉打电话约他谈事。

     俞冰蓉说是关于工作的,事挺急,没办法,他只好开车赶往跟俞冰蓉约定的咖啡店。

     约莫十分钟后,张阳到达咖啡店,这个时间店里人不多,他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的俞冰蓉。

     “蓉姐,出什么事了?”张阳落坐在椅子上,直接询问俞冰蓉。

     俞冰蓉将事情娓娓道出,下午她的工资卡莫名其妙多了笔10万转账,现在还没到发工资时间,她立马跑银行去查,结果发现是明森卫浴转过来的。

     要是其它个人或者公司转的,那可能是弄错了,但明森卫浴是公司的死敌,那这笔钱绝对不是简单的转错。

     “竟然有这种事?”张阳惊愕地道,哪有给竞争对手公司员工转账的!这事太不可思议了。

     这时服务员端来两杯咖啡,俞冰蓉先前就点好了,她知道张阳口味。

     “我怀疑明森是想陷害我,给我转账是要制造证据,让人觉得我跟他们存在交易,恰巧今天我把万德的订单丢了,别人肯定以为我卖单了。”俞冰蓉侃侃而谈地道,直接端起咖啡凑嘴喝了口,她喝咖啡不加糖。

     何为卖单!就是把订单卖给同行,从中赚取好处,任何公司都不允许员工卖单,这是种利用公司资源损害公司利益的事,一旦被发现,轻则开除,重则以泄露商业机密定罪。

     “万德的订单丢了?”张阳粗眉微皱,万德的订单俞冰蓉跟了几年,怎么就丢了?

     “本来都要签约了,结果被明森卫浴抢走了。”俞冰蓉无奈地道,他跟万德都愉快合作几年了,这次续约本是铁板钉钉,谁料出意外了!

     “这很有可能是明森做的局,目的是想造成咱们公司内讧,让你背上卖单的罪名离开公司。”张阳沉吟地道,转账跟丢单太凑巧了。

     竞争对手之间是水火不容的,为了击垮对手往往不择手段,要是俞冰蓉被陷害开除了,公司将遭受很大的损失,而明森会是受益者。

     俞冰蓉能力过硬,而且她在公司几年,手里还握着大量的资源人脉,她的离开势必让公司陷入危机,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到现在的业绩水平。

     “我就是担心这个,钱我已经退还给明森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吴总!”俞冰蓉若有所思地道,她也觉得这是明森精心设计的局。

     “现在跟吴道坤说,至少掌握了主动权,要是被人举报,那样会很被动,到时百口莫辩。”张阳朗声道,他端起咖啡凑嘴喝了口。

     “我明天上班就找吴总。”俞冰蓉赞同张阳的观点,眼下只能这样做。

     “张阳,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叫你出来。”俞冰蓉歉意地说道。

     “没事。”张阳淡然道,俞冰蓉能叫他来商谈,是把他当朋友信任他。

     很快,俩人离开咖啡店回去,途中,张阳觉得这事很复杂,仅仅跟吴道坤通报下是无法解决的,很可能出现吴道坤明知是明森做的局,继续往局里跳。

     现在郑丽娜依旧对总监职位虎视眈眈,眼下出现了可以干掉俞冰蓉的契机,吴道坤很有可能不顾公司利益,帮情人摆平障碍,这样做还能稳固他的职位,没有俞冰蓉在公司,张阳的势力必定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