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欺辱美娇娘
    最近公司很平静,可能是没有合适的契机,郑丽娜跟吴道坤消停了,当然不排除暗流涌动,混职场时刻都得警惕,不然很容易被人玩死。

     办公室里,张阳埋头忙碌着,身为团队主管,他肩负的责任比普通员工更多。

     “张哥,这是你要的资料。”郑晓洁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将一叠文件递给张阳。

     “低着头干嘛?”张阳满脸疑惑地道,只见郑晓洁深深地埋着头,那模样生怕被人发现什么。

     “我……”郑晓洁颤声道,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把头给我抬起来。”张阳威势地道,他察觉到异样,今天郑晓洁怪怪的。

     虽然郑晓洁万般不愿意抬头,可对于张阳的命令,她从来不敢违抗,她缓缓地抬起头,下瞬间,只见她嘴角有抹触目惊心的青紫伤痕。  “这青紫怎么回事?”张阳站起身,双手捧着郑晓洁的脸颊询问。

     “不小心摔倒弄的,没事的。”郑晓洁心虚地道,慌乱的后退挣脱掉张阳捧脸的双手。

     “什么时候学会跟我撒谎了?我要听真话。”张阳沉着脸,郑晓洁嘴角的青紫明显是被人打的。

     “是张超打的,他让我继续问你要钱,我不同意,他就对我拳打脚踢。”郑晓哽咽地道,眼眶都湿润了,被丈夫暴打是何等的凄惨!

     “傻啊你,不就是钱,我给他就是了。”张阳嗔怪道,他抬手用拇指帮郑晓洁擦试眼眶泪水,这女人太傻,宁愿被张超暴打,也不向他求助。

     张阳的话让郑晓洁很是感动,心里暖暖的,正因为如此,她不能害张阳。

     “张哥,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能连累你害你,这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填不满。”郑晓洁解释道,丈夫张超没有戒赌,而且变本加厉。

     “什么意思?你是说张超没有戒赌?”张阳皱眉道,他听明白了郑晓洁的话。

     “你给我的钱全让他输了,现在欠得债越来越多,我劝他戒赌,他就动手打我。”郑晓洁伤感地道,上次张阳将一千万订单的提成给了她,结果十几万让张超一夜输精光。

     “他这是找死。”张阳怒声道,赌徒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多少人最后自杀收场。

     “他总想翻本,可每次还是输,昨天高利贷又找上门,我好害怕。”郑晓洁无助地道,她快精神崩溃了,这样的处境她应付不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帮你解决这事,以后遇到事告诉我,别再傻了,明白吗?”张阳将郑晓洁抱进怀里,他心疼万分,灾难不应该降临到这样娇弱贤惠的女人身上。

     “嗯。”郑晓洁点点头,她现在只能依赖张阳。

     毕竟是上班,郑晓洁收拾下情绪离开了,张阳则是冥想该如何解决这事!

     赌徒是没有人性的,今天能打得郑晓洁青紫,说不定哪天就把郑晓洁打得精神失常,张阳绝不允许这种悲剧发生,更不允许有人伤害郑晓洁。

     时间过得很快,临下班时,郑晓洁告诉张阳,张超今晚请他去家里吃饭,他当场答应了,他要看看张超又玩什么花样!这家伙诡计挺多。

     下班后,张阳载着郑晓洁去菜市场买菜,郑晓洁挑了几种张阳爱吃的菜。

     “张哥,你喝茶,我去做饭菜。”到了家里,郑晓洁给张阳泡了杯茶,随即走进厨房忙活起来。

     由于张超有事得晚点回来,张阳只能独自喝茶,无聊了,就拿手机玩玩,他习惯性点进‘落雁文化’微信公众号,津津有味地看起小说来。

     约莫一个小时后,房门被推开,张超回来了,他来到张阳面前,满是歉意地道:“张经理,回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不晚,晓洁刚刚才做好饭菜。”张阳回应道。

     这时郑晓洁将饭菜端上桌,是几样农家小菜,经过她的巧手,看似简单的菜色香味俱全,张超从书房拿了两瓶酒出来,一瓶白酒一瓶红酒。

     “张经理,上次要不是有您,晓洁早被开除了,我敬您一杯。”张超举杯敬酒,上次是指张阳带郑晓洁跑金禧集团一千万订单的事。

     “不用客气,我应该做的,像晓洁这样诱人的下属,我可舍不得她离开公司。”张阳意味深长地道,他故意言语刺激,想看看张超的反应。

     “晓洁能有您这样的上司,是她的荣幸,晓洁,赶紧敬张经理一杯酒。”张超谄笑道,他催促身旁的郑晓洁敬酒,假装没听懂张阳的话。

     “敬酒就算了,晓洁,那天我给你买了件香奈儿,你去穿上让我欣赏下,有阵子没见你穿了。”张阳高深莫测地道,嘴角勾起抹狡黠的弧度。

     “张哥,我……”郑晓洁错愕地道,她被吓得手里高脚杯都险些跌落,她没想到张阳会主动提这事,衣服她藏起来了,她怕被张超发现质问。

     “怎么?不乐意?”张阳沉声道,他摆出副愠怒的模样。

     郑晓洁纠结万分,她不想让张阳生气,可她不敢去穿,余光偷瞥了下张超,只见张超沉着脸,这让她害怕极了,弄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有就去穿啊,张经理让你做什么你照办就是了。”张超陡然提高声音,要是把张阳得罪了,他弄钱的计划就没法实施了。

     郑晓洁战战兢兢起身往卧室走去,很快,她穿着白色吊带裙蹑手蹑脚走出来,她的脸蛋透着抹羞红,使得她整个人娇羞不已,很是惊艳。

     “晓洁,你转个圈,让我好好欣赏下。”张阳吩咐道,好似叫唤着自己老婆。

     郑晓洁当即转圈,举手投足散发着媚惑,这件限量版香奈儿吊带很适合她。

     “你好美,真是个诱人的小妖精。”张阳走到郑晓洁面前,直接伸手揽住她细腰,将美娇娘紧紧搂在怀里,完全无视了张超的存在。

     “张哥……”郑晓洁惊慌地道,张阳的举动让她猝不及防,她想挣扎,奈何张阳搂抱得很紧,她根本没法挣脱,只能默默承受着张阳搂抱。

     “走,陪我喝酒去。”张阳搂着郑晓洁来到座位上,先前郑晓洁跟张超坐在他对面。

     郑晓洁羞臊万分,当着丈夫的面,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她脸颊羞红得都要滴出鲜血,她担心张超跟张阳打起来,然而她想多了,张超没有任何动作。

     “张超,你老婆身材真棒,搂着就不想松手,放眼整个公司,晓洁是最有魅力的。”张阳别有深意地道,他继续刺激张超,他倒要看看这家伙有多怂。

     “张经理,您喜欢就好。”张超强颜欢笑地道,他不敢翻脸,他迫切需要从张阳身上弄钱。

     “有美酒佳肴,又有美人作陪,这种感觉真爽,来,咱们走一个。”张阳举杯示意,搂抱得郑晓洁更紧了,他试图激怒张超动手。

     “张经理,您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张超陪笑道,他端酒相碰,随即凑嘴喝尽。

     “我太开心了,来,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张阳朗声道,张超的反应让他很失望,正因如此,他已然有了解决郑晓洁这事的方法。

     接下来,张超不停敬酒,好像有意灌醉张阳,途中,还找各种理由叫郑晓洁跟张阳喝酒,约莫一个小时候后,桌面零散的摆放着几个空酒瓶。

     “张经理,有客户发信息叫我去喝酒,我先失陪了,您跟晓洁慢慢喝。”张超歉意地道,是时候实施计划了,他拿出手机假装有客户给他发消息。

     “你去忙,工作重要。”张阳随口说道。

     “张哥,咱们别喝了,我有点醉了。”待张超离开后,郑晓洁抬起迷醉的双眼望着张阳,她拿手揉着疼痛的额头,她已然有八分醉意。

     “好,我抱你去休息。”张阳搂抱起郑晓洁往卧室走去,他也不想喝了。

     张阳将郑晓洁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房间有空调,他扯来被子给郑晓洁盖上。

     “我……我好热,我想喝水。”郑晓洁用手臂打掉被子,身体莫名的灼热,让她下意识拿手扯弄胸前吊带,喉咙连连吞咽口水,很是口干舌燥。

     “我去给你倒水。”张阳准备起身给郑晓洁倒水。

     “别走,我好难受。”郑晓洁鼻息沉重地道,她猛地坐起身搂抱住张阳,脸颊在张阳胸膛磨蹭,体内有股强烈的欲望让她很是难受。

     张阳粗眉微皱,这什么情况啊!郑晓洁竟然主动搂抱他,忽然脑中闪现个念想,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可是在家里喝酒怎么可能遭人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