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狂揍劫匪
    很显然阿亮很享受耍弄徐文轩的感觉,但劫匪的最终目的还是钱,阿亮让徐文轩把家里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徐文轩只能乖乖听从。

     游泳池旁,阿亮凶狠的目光扫视其它人,最终落在了赵悦欣身上,他当即走过去,赵悦欣脖颈处的钻石项链,此时已然成了他的猎物。

     “你别伤害我,这钻石项链给你。”赵悦欣惊慌失措地道,她将脖颈处的钻石项链摘下递给阿亮,她不是傻子,眼下这情况只能破财保命。

     “项链跟人我都要,好久没玩过学生妹了。”阿亮拿手摸着下巴,嘴角露出抹猥琐的笑容,劫匪是不在意多个罪名,他要人财两得。

     “别……别过来。”赵悦欣颤声道,她连连后退,可惜身后全是同学。

     阿亮面露邪笑,他步步紧逼,他喜欢看猎物挣扎,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她是我们学校校花,比我更漂亮。”赵悦欣急中生智,当即将身旁的秦文静推到阿亮面前,为求自保,她只能选择牺牲秦文静。

     “校花!我喜欢。”阿亮双眼闪烁着精光,赤裸裸地打量着秦文静。

     秦文静错愕万分,她没想到赵悦欣这般缺德,竟然把自己推出来,然而眼下容不得她想太多,面对邪恶的阿亮,她亦是连连后退。

     “大叔,你救救我。”秦文静箭步般躲在张阳的身后,双手紧紧抓着张阳手臂。

     “这里没人能救你。”阿亮颇为嚣张地道,整个局面由他掌控着。

     “应该是没人能救你。”张阳冷冷地道,他朝阿亮走去,凛冽的目光正视着阿亮。

     “好大的口气,徐少的下场你没看到?你想跟他一样?”阿亮轻蔑地道,他压根没把张阳放眼里。

     “是你的下场跟他一样。”张阳威势地说道。

     “天啊,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劫匪的身手那么厉害,他真是找死。”

     “麻烦大了,他肯定打不过劫匪,待会我们会被他牵连遭殃的,怎么办?”

     “完蛋了,这是拿鸡蛋碰石头啊,张阳绝对会被暴揍的,下场会比徐文轩还要凄惨。”

     “……”

     众同学心里皆是嘀咕着,毕竟有徐文轩的前车之鉴,他们都觉得张阳打不赢。

     就连秦文静也是满脸担忧表情,虽然她见识过张阳的身手,可眼前的劫匪是亡命之徒,不像以前遇到的混混,这帮人心狠手辣的。  “麻痹的,你找死我成全你。”阿亮怒声道,张阳的话将他彻底激怒,当即紧握水果刀往张阳刺去,他是亡命之徒,动手便是杀招。

     张阳镇定自若,凝视着闪着寒光的水果刀,他直接抓住阿亮的手腕,随即猛地往下扭,下瞬间,只见阿亮的手扭曲变形,水果刀掉落地面。

     “啊……”阿亮嘴里下意识窜出惨叫,可声音很快戛然而止,他的脖子被张阳的手紧紧掐住,顿时让他呼吸困难,有种强烈窒息的感觉。

     “你是劫匪,你应该不怕死。”张阳淡淡地道,他的手猛地收紧。

     先前嚣张凶狠的阿亮,此时完全被张阳死死地禁锢住,让他动弹不得,准确的说,阿亮就像张阳指尖的蚂蚁,随时都有可能被捏死。

     死亡!

     阿亮的呼吸愈发困难,死亡的感觉强烈起来,他竭力的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就像搁浅沙滩的鱼儿,百般挣扎也是徒劳,那种无助与绝望让他恐惧害怕。

     “你不是很喜欢掌控别人生死!让你也尝尝被我掌控生死的滋味。”张阳沉声道,对付恶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别……别杀我。”阿亮嘴里艰难地窜出声音,他不想死,那种窒息的感觉太可怕。

     “原来你也怕死,你也会害怕。”张阳冷笑道,嘴角勾起抹淡然的弧度。

     “放了我,我把抢来的钱全给你。”阿亮颤声道,他试图花钱保命。

     “你想多了,要是放了你,以后会有更多人遭到你抢劫侵害,监狱才是你最好的去处。”张阳言语坚定地道,他对罪犯是零容忍。

     “没有商量的余地?”阿亮皱眉问道。

     “好好的人你不做,非得做毫无人性的畜生,从你抢劫第一天起,你的下场就注定是蹲监狱,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结局。”张阳掷地有声地道,善恶终有报,这是永恒的准则。

     “别愣着,上啊。”阿亮陡然提高声音喊道,既然谈不拢,那只能反抗了。

     先前小弟被吓得不敢动手,现在听到阿亮的命令,当即握着水果刀刺向张阳,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实力相差太悬殊,仅仅不怕死没用。

     张阳直接一脚踢在小弟身上,小弟便重重地摔倒在地,倒是阿亮趁机挣脱了,这时跟徐文轩去拿钱的俩小弟赶回来了,他们当即加入战斗。

     局势瞬间变成四对一,几个人将张阳团团围住,个个满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寒光闪闪的水果刀都指着张阳,瞧这阵势一场血战不可避免。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秦文静双手紧揪裙摆,她很是紧张担忧。

     劫匪顿时群起攻之,刹那间寒光交错,场面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被刺伤倒在血泊中,张阳神色自若,他冷静应对,采用攻防结合。

     短短一分钟时间,众劫匪被打倒在地,只见他们躺在地上连连惨叫,很是狼狈,在普通人眼里,这帮劫匪很强悍,可在张阳眼里太弱了。

     躺在地上的阿亮已然动弹不得,他浑身疼痛万分,双眼里尽是惊恐的神色,当劫匪多年,还是头次遇到身手如此恐怖的人,看来今晚在劫难逃了。

     “求求你给我条生路,放我走。”阿亮出声求饶道,他不想蹲监狱,那会让他生不如死。

     “那些向你求饶的人,你有停止对他们抢劫侵害!”张阳朗声质问道。

     “我……”阿亮语塞了,曾经很多人向自己求饶,可自己却没有放过任何人。

     “犯了法,就得接受法律的审判,这是你重新做人,唯一的途径。”张阳铿锵有力地道,将劫匪绳之以法,是对那些受他们抢劫侵害的人一个交代。

     “打110,叫警察来。”张阳转身朝秦文静喊道,秦文静立马拿手机报警。

     “太匪夷所思,单挑几个凶狠的劫匪,竟然秒杀对方,真是长见识了,好变态的身手。”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哪像徐文轩!平常只知道装逼,遇到事就像狗一样求饶,一点男人血性都没有。”

     “好羡慕文静,能找到这么优秀的男朋友,这次赵悦欣惨败,徐文轩哪有资格跟张阳比!”

     “……”

     众同学小声议论起来,纷纷称赞张阳,此时他们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臭婊子,让你坑害我,姐打死你。”秦文静走到赵悦欣面前,扬起手就是狂扁耳光,顿时清脆声连连响起,手掌如箭雨般落在赵悦欣脸颊上。

     她愤怒极了,要不是有大叔,她今晚就被劫匪侵犯了,赵悦欣太可恨了。

     “够了,别闹了。”张阳喝斥道,虽然赵悦欣该打,但给点教训就行了。

     秦文静有些不甘心,可还是听了张阳的话停手了,约莫十来分钟,警察赶来了,众劫匪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随后大家赶往公安局录口供。

     张阳的档案是做过处理的,底层公安机关是查不出他雇佣兵身份,因此并没有引起警察怀疑。

     不知不觉间,已然十点多了,张阳开车送秦文静回去,这丫头兴奋极了。

     “大叔,今晚好开心,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秦文静欢喜地道,徐文轩跟赵悦欣凄惨的下场,让她很解气,张阳这个临时男朋友也给她长脸。

     “我不开心,你说你惹了多少麻烦给我!”张阳将车停在路边,愠怒的双眼怔怔地望着秦文静,每次跟她一起,都得跟人动手。

     “大叔,我也没想到会出现劫匪,你别生气嘛!你惩罚我吧。”秦文静嘟囔着嘴,随即侧身挺起翘臀,等待着张阳扇打。

     张阳毫不手软,挥手扇打在秦文静翘臀上,这丫头得多长长记性。

     “别忘记了你的承诺,最近给我好好读书。”说完,张阳开车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