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四十三

     那天过后,他们就被苏秦带去了猎鹰大队,这时候他们才知道这个猎鹰大队总共分为三个队,而苏秦所在的大队就是其中最危险的a队。而在这个队里他看到了高锐、梁远和王浩然。

     这里的宿舍条件比一开始他们住的地方好的多,一个十来平方的屋子里有两张下面是桌子上面是床铺的床,而空出来的房可以随便摆放自己想要摆放的东西。而却这屋子里有独立的洗浴室,各种设施都很全面,唯一可能说是不舒心的话,就是他的新舍友了,按照苏秦的话说,为了让他们能快速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来,让每一个新队员都跟着一个老队员住一起。

     而分配给他的这个队员就是曾经在餐厅看到过的那个长的很瘦小跟猴子似的人,而他让孟名扬所困扰的一点就是他实在是太八卦了。

     就这样,他在猎鹰大队带了已经一个月了,其实在这里跟外面没什么不同,除了训练训练,还是训练,唯一不同的事,这里私物管的不是很严,只要你能按时完成训练任务,你可以随便干什么事情,当然对外通讯还是一样,一个星期只有一次能对外联系的电话,不过通过部队上寄过来的信还是能收到的。

     所以他们无聊的时候都发展出了新的爱好,比如高锐喜欢上了跟着王大厨做饭,梁远跟着刘清种花,而孟名扬则被他的室友侯爷科普猎鹰中队各人不得不说的故事。使得他还没有认识所有人,却已经把他们的怪癖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而另一边,李云涛经过一个月的治疗,腿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去就天津军校,再里面修习通讯技术专业。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但同时他没有忘记跟孟名扬的约定,进入军校的第一个星期就给他寄去了一封信。

     这天,在天还快黑的时候,一直闲置的警报器想起,孟名扬猛地在床上做起来,带着有些兴奋的看了一眼侯爷。从来到这里就被普及了只要警报器一想起,就代表着有任务,而他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是一次也没有想起来。

     “快点,有任务。”侯爷肯定的说,一遍从床上灵活的蹦了下来,穿上鞋就走了出去。

     见状孟名扬也怀着兴奋的心,快速的收拾好,跟在侯爷的后面,下去了,等他到的时候,人基本上已经都已经到了。

     苏秦等了一会,看着人都到齐了,整队之后,说:“这次行动是一伙持枪劫匪,在抢劫了银行之后,在逃跑的时候劫持了一辆公交车,这伙劫匪有七人左右,车上有有三十人左右,当地警察已经锁定了他们,只不过这伙劫匪有强大的火力支持,他们为了人质的安全,只能答应他们的条件,只是在后面跟着他们,并没有采取行动。而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解救被劫持的人和抓住这伙劫匪。”

     “你们一共分为三组,刘清你在这一组,跟当地警察取得联系,看看埋伏在什么地方,把劫匪的车给弄停下来。”

     接着他没有看向旁边那个带着眼镜很斯文的人说:“王海,你带着二队,等刘清他们让车停下来之后,你们负责强力突破。”

     “剩下的人,则跟着我一起,随时关注情况。”苏秦说完,看了一下在场的人,看他们没有意见,便一挥手“上车。”

     孟名扬是第一次出任务,虽然很兴奋,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该出头的时候,便跟身边的高锐几人一起跟着苏秦他们上了一辆装甲车。

     等他们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当时刘清他们已经把让公家车迫停下来,被当地警察给围了起来,。

     不过这样却让劫匪很是恼火,他们在公交车里拽出两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女人,在他们身上绑上了大量的炸弹,用枪指着他们的头,站在窗口的位置,让他们撤离,并且让人给他们准备一辆车,否则就让所有人给他们陪葬。

     这样一来就使得场面陷入了僵局,一直等到苏秦他们到的时候,也没商量出结果。

     “给他们一辆车,把他们吸引出来,然后安排狙击手,把他们一一击破。”苏秦进去懒懒的说。

     “可是他们身上有重火器,万一发生意外怎么收拾。”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大声的质问。“而且让谁去给他送车!”

     “我相信我的兵,就像现在僵持着也没有什么用处。”苏秦说着,转身向他们说:“你们谁去。”

     “我去。”

     “我去。”一时间争取的声音,盖过了屋里所有的声音。

     苏秦停了笑着看了一眼那些气急败坏的人,淡淡的说:“你们还不把车准备好。”

     接着又转身对身后的孟名扬说,“这次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把车开过去,到时候你随机应变就行了。”说着又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我看好你的表情。

     穿着警服的中年人生气的瞪了她们一眼,不甘愿的出去准备车了。

     “你们的条件我们答应你,一会就派人把车开过去。你们先把人质给放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拿着喇叭朝着公交车那边喊。

     “车呢,快点开过来。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们就同归于尽。”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往前推了推绑着炸弹的人质,又引来一些人质的尖叫。

     孟名扬在身边人羡慕的情况下,换上便服开着一辆灰色的面包车,缓缓地开向绑匪。

     随着车子越来越近,我的手心不禁开始沁出冷汗,这还是他第一次在闹市区接触这种亡命之徒。

     不管心里多么的不安,该到的时候还是到了,他狠狠地闭了一下眼,压下心里的不安,走下车来,对着绑匪说:“你们要的车我已经开过来了。”

     “下车把车门打开,然后靠边蹲好,不要耍花样,小心我一枪毙了你。“说着就朝着孟名扬的身边开了一枪,吓得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下,一副被吓坏的样子。

     “起来按照我说的做。”

     “是,是…..”孟名扬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把面包车的车门打开,然后双手抱头蹲在车子的一边。

     绑匪们看他这么识相,也就没有过多的说什么,他们相互商量了一下,由那个络腮胡子的壮汉带着那个帮着炸弹的女孩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下来七个人,每各人手里都抓着一个人质,慢慢的朝着面包车进发。

     正在这个时候王海带领的那一队人从后面的建筑物里突击出来,对着劫匪一阵扫射,而刘清则带着一队的狙击手做配合。短短不到五分钟,下车的那几个劫匪就被击毙了,血液瞬间染红了大地。

     就在大家松一口气,上前接应准备解救人质的时候,绑在其中你个女人质身上的炸弹突然爆炸了,倒是两名警察,不幸的倒在了地上,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女子身后的一个中年大叔身上的炸弹也爆炸了。

     而也正在这个时候,一直盯着公交车上情况的孟名扬终于发现其中有一个人很不正常,感觉有一种很疯狂的感觉,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个手机一样的东西,不时地在上面摁着什么,这让孟名扬感觉到危机,再加上身边不断爆炸的人,更是加深了他的怀疑,举枪对着那个人的右手就是一枪,果然手机掉在地上,之后,爆炸声就停止了。

     只不过那客人可能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也没有在装,大笑着,拉开衣服,看着身边一群紧张不已的人,大笑着说:“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同归于尽吧。”说着她就用没有受伤的手拿出一个红色的按钮。

     说时迟那时快,两声枪响划过整个宁静下来的天空,一朵血花喷向玻璃,那个人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