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天渐渐黑了下来,虽然他们已经很努力的前进了,但是因为森林里复杂的地形和不时出没的毒蛇跟虫子,让他们也仅仅只走了一半多的路程。

     “天色不早了,我们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夜,明天天亮的时候在走吧。”

     “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又不是没走过夜路,至于这么早就休息吗。”王浩然挑衅的说,

     “你要走可以走。”李云涛冷冷的说,这一路走来他早就看不惯王浩然了,要不是看在孟名扬的面子上,他早就发作了。

     “你说什么,说你们胆小,还不对了,路上你们选的,这又不走了,还不能让别人说了,你真当自己是领导了…….”

     “好了,浩然,别说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在上路。”冯斌上前几步拉住生气的王浩然。

     “冯子,你怎么也听他们的。”王浩然有些气愤的回头看他,生气的说。

     “这里的路行我们不熟,夜间行路的话,就需要有照明设备,但是这样一来却加大了我们暴露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冒险抹黑上山的话,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所以我们还不如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天亮的时候在赶路,虽然耽误了点时间,但是我们却能更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才能有精神打一场硬仗。”

     李云涛见王浩然有人接手了,便转身走了,正好看到坐在他们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孟名扬。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在随身的背包里拿了一样东西走了过去。

     “给你。”

     孟名扬听到声音正看眼睛一看,却被眼前那血肉模糊一片的东西给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

     “刚才弄到的蛇肉,可以吃。这个给你。”李云涛没有发现他的不自然,把手中的蛇肉往他面前送了送。

     “呵呵,这个还是你自己吃吧,我不饿。”孟名扬有些不自然的笑笑,虽然他出身贫寒,但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生的东西,麻烦你拿过来的时候孬好洗一下啊,不要弄得这么血肉模糊啊。。。

     “你不会不敢吃吧。”李云涛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谁说的,我只是不饿罢了。”只是他会刚说完,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起来,到让这句话显得没有底气了起来。

     “…….”

     “王浩然,冯斌你们也饿了吧,一块过来吃点东西吧。”孟名扬有些尴尬的看了李云涛一眼,转头笑呵呵的招呼在不远处商量的两人。

     冯斌跟王浩然对视一眼,便走了过来,只是他们看到李云涛手中拿着的那血淋淋的肉块心情一下子不好了。

     只不过孟名扬看着他们的脸上,却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云涛,你赶紧把肉给冯斌分一些吧,毕竟我们是一个队的,有福同享是应该的,你们说是吧。”

     “不用了,还是你们自己吃吧,我们不饿,不饿。”

     “你们不会不敢吃吧。”说着李云涛拿了一块切得细小的肉块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

     孟名扬看着他的动作,有些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还是有些犹豫,但是看到李云涛看过来的眼神,还是不自觉的拿了一块肉在手里,颠了一回,塞进来嘴里,瞬间一股血腥味充满整个口腔,他恨不能立刻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但是看着李云涛盯着他的眼神,他还是逼迫自己硬嚼了两下把嘴里的生肉给咽了下去,只不过咽下去之后却又不觉得自己吃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又给自己拿了一块放进嘴里。

     冯斌和王浩然看了他们两个一人一块的吃着肉块,也不想被他们看扁,也加入了吃肉的行了,不过一条蛇也就那么点肉,一个人吃了几块,便没有了,但是肉再少也是能量,最起码他们不用再黑暗中饿肚子了。

     晚上他们分两组值夜班,因为他们是值第二班,所以吃完东西之后边找地方休息去了,因为现在才四五月份,虽然已经开始暖和了,但是在晚上的海边还是有些冷的,所以他们两个就找了一个防风的地方,靠在一起休息了起来。

     半夜的时候,孟名扬醒了过来,看着还在睡着的李云涛,便没有叫他,自己一个人过去跟冯斌他们交接了守夜的班,让他们去睡觉,而自己一个人靠在树干上谨慎的听着周围的声音。

     “你怎么没有叫醒我。”

     “看你刚才睡得挺香的就没叫你,要不你再睡会。”孟名扬笑着说。

     “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李云涛坐在孟名扬身边随意的问。

     “在想明天要走的路线。不然你以为呢。”

     “没有。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挺讨厌你的。”不知过了多久,李云涛突然说了一句。

     孟名扬好奇的转头看了看他,这还是第一次李云涛正面跟他说这些。

     “看什么,本来就是啊,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挺讨厌的,一脸的清高像,好像别人欠你几百万似得,而且还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一下子变得不是自己的了,你说我能不讨厌你啊。”

     说着李云涛白了他一眼,突然又笑了一下说:“不过你也真的挺奇怪的,你难道不讨厌我吗,因为我让你受了那么多年苦。”

     “说什么傻话呢,虽然我家的条件没有你家好,但是我爸妈可是很疼我的,哪根你们家似得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不过现在想这些干什么,不管以前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改变了,但是我们从今以后都是兄弟,毕竟我的爸妈是你的爸妈,你的爸妈也是我的爸妈,你说对不对。”孟名扬说完,笑着对李云涛伸出一只手。

     “对,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李云涛一辈子的兄弟。”说着他伸手跟他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脸上也绽放出夺目的笑脸。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间他们觉得再也没有人会比他们更亲近了,这让他心里暖呵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