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四十一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跟云涛一起去引巡逻队,而你们等我们把巡逻队吸引出来之后,趁机去巡逻点顺点东西出来,然后马上赶回来跟我们集合,打他们个搓手不急。”孟名扬见他们没有意义,就开始分配任务。

     然后他们一人发了五颗子弹,然后剩下的就让李云涛跟孟名扬两个人给分了,分完子弹,他们一刻不耽误的跟着李云涛前往巡逻点,在离驻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孟名扬跟王浩然打个手势,就带着李云涛一起来到巡逻点外面。

     他们观察了一下地形,决定在距离巡逻点稍微远一点的小高地上趴下,这时候雨下的还很大,巡逻点的人只有零星几个人在站岗,而驻点里还传来阵阵的食物的香味,显然他们正在准备开饭。

     孟名扬问着味道咽了咽口水,心想上辈子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啊,这时候却对一锅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开始咽口水了,不过一想到可能一会就能吃到热喷喷的饭了,不禁有些期待。更加专注起来。

     这时候找好伏击点的李云涛吹了一声口哨,提醒他开始行动。

     “啪啪”清脆的响声划破雨夜,打开了战争的序幕。

     孟名扬打了两枪之后,立马站起来就跑,这时候被惊动的驻扎点的人立马出来,正好看到正在奔跑的孟名扬,一时间枪声四起。

     而李云涛则趁着这个时候,在埋伏点,放着黑枪,不一会就已经有好几个巡逻员中枪,当然他的埋伏点也就暴漏了,他立马做出决定,抱着枪就朝着孟名扬相反的方向跑。一时间替孟名扬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听到枪响,王浩然他们就知道孟名扬他们成功了,因此他们抱着枪,悄悄地潜伏到巡逻点,果然看到巡逻点的人不是很多,他们观察了一下,就悄无声息的从后方潜了进去,见到白嫩嫩的大馒头,一时间都开始咽起了口水,不过他们还是很理智的,一个人拿了四五个,塞进背包里,然后就开始寻找他们必须的弹药。

     孟名扬带着那对人马循环着朝着三队人驻扎的地方跑,可能是因为枪声太响,离得又进,三队明显有了防备,因此孟名扬一进那那片区域,就被人给袭击了,幸好李云涛从旁边跑出来,抱着他滚了两下才显现的躲过刚才的那致命的一枪。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枪,让三队一下子暴露在巡逻队的眼前,双方立马开起火来,而趁着这个时间,孟名扬两人赶紧撤出包围圈,躲到离着不远的一个大石头后面,用望远镜观察着两者的战斗。

     “谢了。”

     李云涛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欣赏的冲他点了一下头,同事不自觉的动了动脚腕。

     两人在石头后面等着一会,枪声渐渐的小了,看来已经接近尾声了,他们两人打了个眼色,立马抬起枪加入到战斗中,而这时候交火的双方才知道还有一队人马在埋伏中,立马开始回击,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因为王浩然他们已经赶了回来,强烈的火力攻势,让他们败退下来,不得不退走。

     而孟名扬则在他们愤怒的眼神中,一边啃着白嫩嫩的大馒头,一遍在那些已经判定牺牲的人身上,拿出需要的地图和能量棒。

     一时间整个队伍都充满了信心,就连瓢泼的大雨也阻拦不住他们激昂的表情。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过了四个昼夜了,而他们也离着目的地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距离了,只要他们连夜赶路,相信明天一早就能赶到。

     这一路上他们过得很是惊险,不过好在因为在第一个巡逻点的时候偷到了足够多的子弹跟补给,他们倒是过得不错。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终于他们在第五天的黎明时分,到达了最后一个湖泊,只要他们泅渡到对岸,再走三公路就能到达指定的地点了,所以他们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里就只有一个巡逻点了,只要我们能憋住气,潜水到对面,我们就胜利了。”孟名扬带着笑容,脱下衣服和鞋子,塞进背包里,前面背着枪,缓缓地走进湖里。

     其他人看他这样,都有样学样的把东西收拾好,都进了水里,李云涛看着他们,咬了咬牙,活动了一下手脚,也跟着走了进去,只不过他只是把外衣和鞋子放进了背包。

     “你还害羞啊,我们又不会嘲笑你。”孟名扬看他这样轻笑的在他身边说。

     李云涛白了他一眼,越过他朝着湖水的跟深处走去。

     慢慢的水摸过他们的胸口,他们看了看没有尽头的水面,都深深的吸了口气,他们只有一次能出水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李云涛率先吸了一口气,闷下头去,带和一股子冲劲在水底往前划着水。而剩下的人也都交换了个眼神,一个接着一个的游了起来。

     孟名扬又在最后边,因为湖水不是不是很干净,他只能凭着一股子感觉跟冲劲,不停地往前游,知道胸腔里最后一点氧气都耗尽了,才不得已冒出头,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已经离着很近的对岸,又潜了回去。

     等他到达对岸的时候,王浩然跟欧皓辰已经在岸上了。只不过他们脸上却带着担忧的表情。

     “怎么就你们两个,冯斌跟云涛呢。”孟名扬看他们样子不仅变了脸色。

     “李云涛没有上来,冯斌去找他了。”

     话音刚落,冯斌就从水里冒出头来,他一甩头上的水,担忧的说:“我刚看到李云涛了,他好像被水草缠住了,我氧气不足,只能先上来了。”

     “什么。”

     孟名扬立马把身后的背包扔到岸上,手拿着匕首,潜了下去,大约二十来米的地方,他看到了被水草缠住的李云涛。

     孟名扬潜了过去,看着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的李云涛,知道他已经因为缺氧快陷入昏迷了,他犹豫了一下,把嘴靠了过去,缓缓地给他度了口气。

     刚刚清醒过来的李云涛睁开眼就看到了孟名扬放大的脸,不禁向后一撤,确实的叫上的水草缠得更紧了,一片血色顺着水草缠绕的地方渗了出来,这让孟名扬眼神暗了一下。

     孟名扬给李云涛打了个手势,就拿着匕首,潜了下去,找到被缠绕的水草,花费了大力气才终于把水草给弄断,这时候他自己去开始有些使不上力,他用尽了全力拖着半昏迷的李云涛往回游,就在他快撑不住的时候,刚刚上岸的三人有游了回来,有了他们的帮助,很快,就把李云涛给弄了上去。

     孟名扬掀开李云涛穿着的裤子,发现上面有一条长达十公分的口子,因为长时间的浸泡伤口已经泛白,而且还时不时的渗出一些血水,而更严重的是他的整条小腿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很显然伤口感染了,看着他的伤口,孟名扬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