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新兵(中)
    第二十五章

     经过一上午的训练,那些刚刚参军的人每个心里都叫苦连天的,深感前途黑暗,可是却不能改变什么,只能在休息了一个小时之后,再次站在操场上进行下午的训练。

     孟名扬看着他们那个无精打采的样子,突然笑了一下说:“看看你们这个没精神的样子,是不是中午没睡好啊,我这个人也很好说话的,就先围着操场跑三圈,醒醒神吧。”

     “听我口令,向左转,跑步走。”没等他们开口求饶,孟名扬就下了口令,让他们跑了起来。

     操场是一千米一圈的大跑道,三圈下来就是三千米,虽然是慢跑,但是也让不少不大运动的新兵,跑的上气不接下起的,很快就脱离了队伍。

     孟名扬看着延长了操场一圈的队伍,心里很是不悦,他等到最后一个人回到队伍之后,刚想上前说点什么,但是没想到李云涛倒是先他一步板着脸说:“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哪有一点当兵的样子,区区三千米就让你们显出了圆形。”

     他看了一眼第一个跑过来的马强,接着说:“是不是想说你狠厉害,跑了第一,但是跑了第一很让你自豪吗,但是看看你们的队伍,完全不成样子,跟着队伍跑的有几个,你们这样还是一个团队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们还来当什么兵。”

     李云涛一番话,让他们都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

     孟名扬见状,笑呵呵的上前拍了拍李云涛的肩膀,说:“算了,他们才刚来,我们要求也不要太高,以后让他们每天跑个三圈,总能练出默契的。”说着又转向新兵们笑呵呵的宣布了这个命令。一下子就令刚刚还有些羞愧的新兵们一片哀嚎,但是却不能改变孟名扬所下的命令。

     下午的训练跟上午一样,还是训练军姿跟起步走,不过这次他却拿出了他们连站军姿的法宝----扑克牌。

     其实也很简单,孟名扬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张扑克牌,让他们顶在头上,同样是一个小时的军姿,只不过中间要是有人把头上的扑克牌给弄掉了,那么全体多站五分钟,就以一个人掉了扑克牌,全体罚站五分钟,两个人掉了,则罚十分钟,以此类推,一直站到没有人掉了为止。

     这件事听听起来挺容易的,但是实施起来一点也不容易,没等半个小时,就有人晃动的掉了扑克牌,孟名扬笑呵呵的把地上的扑克牌捡起来放到那个人头上,说:“一个人掉了,加五分钟,你们再站四十分钟就行了。”

     只是话音未落,就又有一个人掉了,“好,现在是四十五分钟,加油啊。”

     又过了十分钟,孟名扬看着他们站的差不多腿开始发抖了,便给李云涛打了个眼色,李云涛收到之后,从后面一脚踹在最后一排的一个人的小腿肚上,那人反射性的往前一扑,跟前面三四个人滚成了一团,扑克牌更是掉了一地。

     “你,你…..”被踢的人一脸气愤的指着李云涛,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你看看你站的一点劲都没有,这是站军姿吗?”李云涛黑着一张脸,凶狠的说。

     “你这是强词夺理,有本事你站着让我踢你几脚,看看你还能不能说闲话。”

     “行啊,如果你要是能让我到了,那么你们今天的军姿就由我来站。”说着李云涛从地上捡了一张扑克牌往头上一放,说:“来吧!”

     那人一听,上去毫不客气的冲着他的腿踢了好几脚,可是李云涛却依然站的笔直,甚至头上的扑克牌都没有动一下。

     “怎么样,你服不服!”李云涛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冷冷的说:“服了,就去站好,不要以为你自己干不了的事情,别人就干不了!”

     那人虽然不甘,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自己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恨恨的从地上捡起扑克牌站回队伍。

     这时孟名扬笑呵呵的说:“好了,既然大家没有问题,那就继续站吧,刚才一共掉了六章扑克,那么算下来你们再赞一个小时就可以了,呵呵,大家要努力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期间李云涛不间断的踢人,不过这次大家到时学乖了,只要他走到自己身后,就立马警惕起来,生怕李云涛也给他一脚。

     终于就在他们马上就要站完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倒了下来,孟名扬见状立马上前扶住,可是那人却已经昏迷了。

     孟名扬无奈的看着这个人,只能跟李云涛说了一声,就背着他去了医务室,真是的没想到他们第一天训练就有人晕倒,真不知道这个人身体到底有多差啊。

     赵俊毅看了他送过来的人,笑呵呵的说:“扬子,你不会吧,才第一天就往我这送人啊,以后你可怎么办啊,不过今年的新兵素质可不怎么样啊,才刚刚训练就倒了可不是好事啊。”

     “赵叔,你可冤枉我了,我就按照咱们连长排的训练表来的,怎么也没想到有人会晕啊,你快看看,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啊。”孟名扬觉得自己可真够冤枉的了,明明都是连长排的训练表,自己可没超标啊,怎么就他们连有人晕倒啊,这人的身体也太差了吧。

     “没事,就是有点低血糖,睡一会就好了,以后你可注意这点,别太往死里讯了。”赵俊毅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厨子里拿出杯子给他兑了点葡萄糖递给他说:“等他醒了给他喝了这个就行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那人醒了过来,睡眼朦胧的看着孟名扬,摸不着头脑的问,“排长,我这是在哪啊?”

     孟名扬看他这个样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上前把他扶起来,把杯子放在他嘴边说:“没事,喝了这个就好了。”

     “奥。”他点点头,抬起没什么力气的手接过杯子,小口的喝起来。

     “我说你既然有这么高的学历,身体又不是很好,怎么就想到来当兵了啊!”孟名扬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他的简历,这个叫梁远的人可是叫他印象深刻,明明家里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自己年纪轻轻的却已经是博士毕业,明明有这很好的前途,却跑来当兵,真是让人弄不明白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当然是报效祖国了!”梁远认真的说。其实他当时说要来当兵的时候,很多人是不赞同的,就连他的父母都不愿意,但是他却一定要来,一方面就像他说的是想要报效祖国,另一方面则是想找到当年救了他一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