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火车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这个学期的期末,再过两天考完试就可以回去家了,哪怕是以纪律为主的军校,也没能阻止那些人对于回家的向往,走在校园里,经常看到几个人在一起商量着回家的事,就连说话都比平时高出不少。

     “扬子,再过一天就考完了,你准备干什么去啊。”高锐笑呵呵的说,自从上个星期他就已经买好了票,准备明天一考完,立马收拾东西走人之后,逢人就问放假干什么去。

     “还能去哪,当然是回家啊。”只是此回家不是比回家罢了。自从那天他从孟家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只是不知道他们一家子是怎么了,时不时的往李主任那里打个电话,是不是的往传达那里放点吃的用的,弄得李主任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还时不时的抓住他跟他说一些艰苦奋斗的话,弄得他很是无语。

     而唐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回的事,被他老子收拾了,总之从那以后就没找过他的麻烦,倒让他轻松了不少,他不禁想如果上辈子他也跟他打一架,会不会就不用被他烦了两年了。

     “也是,只不过你家就在这北京城里,你难道就不想趁着这段时间出去玩玩。”高锐笑着出主意道。

     “是啊,要不就去我们家,这个季节去那里滑雪正好,顺便还可以去看看冰雕呢。”王帅家住在哈尔滨,冬天的时候经常出去滑雪,那可是难得的好去处。

     “切,我才不跟着你走呢,要跟也跟着迦子啊。”孟名扬笑着拉过看书的骆迦笑着说。

     骆迦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们怎么扯到他身上了。

     看着他茫然的样子,高锐坏笑的说:“迦子,你不乖奥~怎么知道扬子要去你家,都不跟兄弟说一声啊~”

     “啊?扬子你要跟我回家,什么时候的事?”骆迦面瘫着一张脸不明所以的问。

     孟名扬看他这样,无语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票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那天我跟你一起去拿的票,你居然不知道,我们两个的座位都是在一起的好吧。”

     “啊,不过你怎么想到要去我家了,难道是因为老舍?不会吧。”前几天就看到孟名扬拿着一本老舍文集看,难道真的要为了一篇《济南的雪》,就要跟着他回家吧。骆迦一脸不可能的说。

     “不行啊,难道你不欢迎。”孟名扬危险的眯起眼睛,威胁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就是害怕我们家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罢了,说回来,你们要不要一起去。”骆迦看着他这个样子,顿了一下,僵硬的说。

     “不了,我还是会自己家吧,我可想着我老妈炖的小排骨,等回来我给你们带点我们那特质的肉酱,绝对让你们赞不绝口。”高锐赶紧摇头说,他可是期盼不回家,期盼那些小排骨一个学期了,他才不要随便放弃呢。

     “我也不去了,我姐姐这几天就要结婚了,我得回去押车呢。”王帅高兴的说。他姐姐比他大八岁,小时候一直是她带着自己的,这回他要结婚了,自己怎么能不会去啊,他还要好好跟他未来的姐夫谈谈,让他不能欺负自己姐姐。

     骆迦看着他们一个个都不去的回复,松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失望,不过看着在他身边温和笑着的孟名扬,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毕竟寒假不比暑假,中间跨这年节,他为什么不在家里过,反而跟着自己回家呢?

     “迦子,不要伤心,他们不陪着你,不是还有我吗,不用理他们,明天我们一起走。”孟名扬见骆迦朝他看,立马露出一个笑容。

     “哎,我说扬子你不要笑了,小心乐极生悲,回来要补考啊!”高锐见不得他高兴,挑衅的说。

     “哼,你当我是你啊,英语永远拿不准音,真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考进来的。”孟名扬讥讽的说。

     “你难道不知道高考补考口语嘛!”高锐悲愤了,他不就是在口语课上发音不准吗,至于每次都拿出来说嘛。

     第二天下午他们考完最后一门,一出考场孟名扬就拉着骆迦快速回到寝室,随便网包里装了两件平时穿的衣服,就站在门口等着他,弄得骆迦都不好意在收拾,不禁开口说:“扬子,我们的车是晚上八点的,用不着这么着急,你还是先做着等会吧。”

     “不了,你赶紧收拾东西吧,不用管我。”孟名扬往墙上一靠,无所谓的说。

     “哎,这你就不懂了,扬子这是害怕自己走的晚了就走不了了~”高锐取笑的说,虽然他不知道孟名扬为什么要去济南,但是在年跟里,孟家人可让他去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不过孟名扬是他兄弟,既然他不想回去,自己也没必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奥,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反正在哪里都是等,不如早点去火车站了。”骆迦把最后一兜东西装好,站直身子说。反正他也收拾完了,不如就早点走,省的路上耽误时间。

     听他这么一说,孟名扬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包,没想到看着挺鼓的拿起来这么轻,不由的问:“你这什么东西,这么轻。”

     “没什么就是我在这个学期发的一些鞋子和衣服,我一个人穿不了,拿回去给我哥穿,反正明年还会再发。”骆迦没当回事的说。

     孟名扬一听,倒是想起骆迦家里并不好,不禁有些埋怨自己光顾着自己身上的事了,忘了帮他一把,这么想着,他翻箱倒柜的拿出几件学校发的衣服和鞋子,笑着说:“你看我这些虽然穿了,但是看起来还挺新的,你要是不嫌弃,就给你了,就当我在家借助的费用,你看怎么样。”他看着骆迦有些变色的脸,赶紧补了两句,终于让他恢复了平静。

     高锐和王帅也听到这边的声音,看到孟名扬手中的衣服,眼珠转了两转,从兜里也拿出几件衣服说:“这是我的,你要是不闲我穿过了,你也拿回去吧,反正我也用不着了。”

     “是啊,是啊,还有我的。”王帅也跟在后面笑着说,他们也是知道骆迦家里的情况的,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示。

     骆迦接过他们递过来的还算新的衣服,心里一阵感动,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他们仅仅相处了半年的同学,会为他做到这样,可是他又不是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情感,只是认真的说了声‘谢谢’,他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哎,我说迦子,不就是几件衣服嘛,你至于搞的好像我们给了你好大块金子似地,都弄得我不好意思了。再说你哥就是我哥,我给我哥几件衣服你用的着这么严肃吗。”高锐笑呵呵的趴在他的肩膀上调侃的说。

     “就是啊迦子,就像锐子说的,大家都是兄弟,说什么谢不谢的,快装起来,我们可要走了,如果我走不了可真的要怨你了。”孟名扬扬扬手中的手表,笑着说。

     “好,我们快走吧。”骆迦用手抹了一把眼睛,把手中的衣物塞进袋子里,被在身上跟在孟名扬后面走了出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后加孟爱国派来接孟名扬的人就来了,只不过却扑了个空,也使得孟家又发生了一场大风暴。

     孟名扬对这次去济南,他已经计划了很久了,可以说是从他刚重生过来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了,只不过军校毕竟不比其他学校可以随便外出,所以他一直忍着,甚至为了不让孟家人知道他的计划,他一直没有跟别人提起过。

     “扬子,到站的时间还早,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啊。”骆迦从兜里拿出一个面包递给孟名扬说。因为他们没有想到现在正好是学生回家的j□j,尽管走的比较早,可是到站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所以他们没有吃饭,就急匆匆的上了火车。

     孟名扬看看他手中的面包,在看看整间被挤得满满的车厢,和吵吵闹闹的人群和各种食物的味道,让他一阵阵的反胃,一点吃东西的想法都没了,他朝着骆迦笑了一下说:“不了,我还不饿,你先吃吧。”虽然他以前做过火车,但是那时候并没有赶上什么人流大潮,车厢里的人也不多,而到了后来他出国之后就一直坐飞机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回却正好赶上学生大军,体验了一把春运的艰难。

     “那好吧,你饿了的话就找我要,我带了不少吃的,你别客气啊。”骆迦扒开面包的包装大口的吃起来。

     孟名扬看着他吃的挺香,倒是也有些饿了,正好推着小车卖东西的人过来了,他看了看正想买点吃的时候,一把被骆迦抓住了,他小声的说:“你别再车上买,这里的东西贼贵,我带的东西够我们两个人吃的。”说着从兜里又拿出一个面包递给他。

     “哎,我说小伙子,你们到底买不买啊,不买我可走了。”推车的人皱着眉头不悦的说,本来看着这么多人心里就烦,还弄这事,没钱就别叫住他啊。

     “就是啊,同学,不买就快说,我快坚持不住了。”一个高个的年轻人正举着箱子,等着推车过去,双手都快举不动了。

     骆迦见状赶紧说:“不买了,不买了,大叔你可以走了。”

     骆迦见那人走了,转身看见孟名扬拿着面包没有动,还以为他不喜欢吃,便有从包里拿出一大方便面说:“你要不喜欢吃,就吃这个吧,给你饭盒。”

     孟名扬见他这样,稍微无语了一下,摇摇手中的面包,笑着说:“不用了,我吃这个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