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返校
    那天尽管孟云溪在家里闹了一通,但是还是没能改变孟霄的决定,所以第二天她尽管还是不甘,却也只能乖乖的跟着孟爱军一家走了。而他们以后,孟爱国他们也不好留在这里了,因此在他们一家走了之后,就带着苏婷回了他们的家,临走的时候孟爱国看着站在门口送他们的孟名扬,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想要跟他谈谈,缓和一下两边紧张的情绪,毕竟当年是自己一力决定把他换回来的。

     “名扬,你让我帮你找到的医生,我已经帮你找好了,资料都放在我卧室书桌的抽屉里,你自己看就好,不过他们差不多都回家过年了,如果要看病的话,也要过完年之后了,如果你要着急的话,我也可以找人叫他们回来。”从那天会来之后,他就立马开始收集资料,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求他办事,他也想跟他和好关系,所以早早的就帮他整理了很多资料,就连骆家的一些适用他都准备了一份。

     “恩,谢谢,不过不用这么麻烦,年后就可以了,不知道你还有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我就先回去了,一会爷爷就该找我了。”孟名扬淡淡的说,虽然有些吃惊他会这么快就帮自己找到了这些人,但是他却也不敢在放进感情去,害怕又是一次伤害。

     “名扬,我知道我这个父亲做的不好,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可以帮你换一个,以后都不强迫你了。”孟爱国抬起手想要拍拍的肩,但是又怕他不喜欢,只能苦笑了下,没有动。他也是从李家回来之后,才知道原来孟名扬喜欢的是计算机,自己改了他的专业,可以说是毁了他的梦想,一开始的时候他这样做还以为自己是为了他好,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了,也许自己应该让他自己选择,而不是自己强迫他却做什么。尤其是发生了孟云溪这件事之后,他想了很多,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太过武断了,有些事情也许并不是自己想怎样就怎样的。

     孟名扬看看站在他身边突然有些苍老的人,心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他跟上辈子那个强硬固执的人有些不一样了,突然觉得他好像也有伤心的感觉。尤其是在说出让自己换专业的话,让他心里猛然一跳,有一种难受的感觉,上辈子自己忍了那么多年没有达成的事情,这次却无需他提,他就把这件事说了出来,让他在意外的时候,却有一种难过的感觉,为上辈子的自己难过,但是却有有些高兴,因为这让他觉得他好像走进了孟爱国的心里,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但是这已经不是他需要的了,他只是淡淡的点头说:“不用了,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过还是谢谢你。”

     孟爱国看他这样油盐不进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叹了口气转身上了汽车,留给他一个孤寂的背影,自己确实做得太不对了,也不怪他会恨自己,以后自己多关心他,以后总会好的,他默默地安慰自己,但是心里却很是难受。

     呼啦啦一下子人都走光了,整个大宅子,就剩下孟名扬和孟霄,还有做饭的王姨和孟霄的警卫员李叔,倒显得安静了很多,不多对于这个孟名扬是求之不得的,毕竟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亲戚,没有人的话,反而更好。

     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自己训练,每天都在上午的时候做些军事训练,再有一次被孟霄发现之后,就让李叔去跟自己切磋,倒是让他的格斗方面长进不少,不过每次身上的伤却是一天一个样,整整半个月就没有消下去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李叔原来也是从特种部队退下来的,自己竟一点都没有看出来。而除了训练,其他的时间,他经常跟孟霄一起谈论现在时事,不过因为他那些年都是在外国的,所以对于国内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想法说,但是毕竟是接触过一些对于现在来说比较先进的想方法,倒是无意中提了很多不错的意见,让孟霄更加看重他了,甚至开始调集孟家的资源,开始为他铺路了。

     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在孟名扬又一次被李叔打倒之后,孟霄笑眯眯的走过来,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说:“扬扬,你也别在练了,赶紧洗洗,你要去报道了。”

     孟名扬拍拍身上的土,猛然想起今天是学校报道的日子,不禁有些懊恼,最近光想着怎样打败李叔了,倒是忘了开学的日子了,还好孟霄提醒他,要不然他就死定了,他可记得葛霄最讨厌的就是迟到了。这么想着,他不禁感激的冲着孟霄笑笑,说:“爷爷,你可真是救了我的命了,我先走了,拜拜。”说着风跑到楼上,五分钟冲了个冷水澡,换了衣服就要往外跑。

     “慢点不要紧,一会让你李叔送你过去,不要慌,先吃点东西。”孟霄坐在餐桌前看着忙碌的孟名扬有些好笑的说,这个孙子从来都是衣服淡定的样子,第一次见他这么慌张,倒是挺有意思的。

     孟名扬一听倒是松了口气,但是也没坐下吃饭,随手拿了根油条,便拉着李叔出了门。

     孟名扬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都已经到了,不仅如此,里面还有不少别的寝室的人也围在那里,正在抢着什么东西,他进门的时候,他们顿时停下手中的动作,全都转头看他。

     “扬子,你不是遇到家暴了吧。”王帅围着他转了一圈之后,夸张的说。

     “不会是你爸为了孟云溪打你了吧。”就连高锐一脸担心的围了过来,这也不过他为什么这么问。毕竟孟家的那点事在整个高层都传开了,哪怕他在河北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也有些担心孟名扬会不会出事,没想到一见面就看到他脸上淤青块块,就连嘴角都破了,心里更加担心了。

     孟名扬一听他说,摸了摸嘴角的伤口,笑着下说:“你在想什么啊,我这是跟人切磋时受的伤,不过让才你们在抢什么啊?”

     大家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没有什么八卦可言,便一窝蜂的继续抢手中的东西,只有骆迦还有些良心递给他一把榛子,说:“帅子在家里待了一些特产,他们正疯抢呢,这些你先吃着,有伤在身就别去抢了。”

     “奥,味道还不错,叔叔和晏哥最近还好吧,我听说北京军区总医院骨科挺不错的,你可以让晏哥过来试试,说不定还可以治好。”因为当时孟霄查他下落的时候,查过骆家的情况,再加上他拖孟爱国帮他找些治疗糖尿病的专家,他也就顺便帮他找了一些骨科的专家,让他好能换上这个人情,毕竟不管什么时候钱好还,人情不好还。

     骆家听到他这么说,一会高兴一会难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也希望他哥哥能跟正常人一样站起来,毕竟你能看到自己哥哥像个正常人一样站起来,是他最大的心愿了,如果当年骆晏不是为了能让自己继续上学,一个人去工地干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他的腿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这并不是自己现在所能承担的,先不说,那笔巨大的医疗费,但说到时候骆晏一定要到北京这边来,那么爸爸到时候该怎么办,要是跟着骆晏一起到北京,就一定要给他找地方住,还要找人照顾他,可是自己的那点钱根本就不够在这里消费的,而爸爸如果不来这里的话,就要在家里托人照顾,可是他又怎么放心把他爸爸交给别人照顾呢,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孟名扬看着他有些低落的样子,有些明白的他的想法,不禁有些埋怨自己说话没说清楚,便抱歉的解释说:“呵呵,迦子,看我都没说清楚,我爷爷说你们收留了我这么长时间,想要感谢你们,想要把晏哥和骆叔一起接过来,接受治疗,你只要同意就行,别的不用你担心。”

     “这怎么行,我叫你去我家做客,是把你当兄弟,你这么做又把我当什么,难道在你心里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图你的钱吗。”骆迦有些愤怒的看着他,虽然知道他这么做事为了帮自己,但是这种帮却让他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哎,迦子,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是把晏哥,把你当兄弟才会这么做的,而且你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如果你心里真的不好受的话,那么你就当这钱是我借给你的,到时候等你工作了,慢慢还就是了,可是晏哥的腿却耽搁不了了。”

     骆迦听他这么一说,顿了一下说:“谢谢你,扬子。”他想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好好报答他的恩情。

     “好兄弟,说什么谢啊,你什么时候把晏哥他们接过来,我好事先准备好。”孟名扬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