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红五连(下)
    大约十分钟之后,正在他们为了要分到那个不对而着急的时候,那名少校黑着脸过来,狠狠的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孟名扬的身上,订了两秒之后,又移开眼神,开始冷冷的整队,在看到他们站的差不多好了之后,就朝着站在他后面的中校点点头。转身上一遍站着去了。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102团,从今天以后你们也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希望大家以后能更好的生活在一起,现在我开始念名字,还有你们将要分到的连队,等会就可以跟着来接你们的战友走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三十来人一听都有些慌乱,有些对于未来的恐慌。

     那中校一看这种情况,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有些生气的喊:“明白了吗,大点声,你们都没吃早饭吗,啊?”

     “明白了!”不知道是不是中校的呃话有了作用,那些人终于稳定了内心,用吼得喊出来。

     这回听了之后,中校才满意的点带牛头,从口袋中那了一张白纸递给站在他身边的小战士,笑着说:“去念吧。”

     小战士接过纸,看了一下,便开始大声的念出来“赵亮,三连。”

     “王军,七连。”

     “赵海,三连。”

     “.........”

     “孟名扬,五连。”

     “高锐,三连。”

     “.......”

     “陆宇,五连。”

     “好了,大家那好行李,可以跟着来接你们的战友走了。”中校听那个小战士念完,笑着接过白纸,笑呵呵的说。这次上面送过来的人才不少,有很多都是他去亲自挑的,这时候分到自己部队,等他们培训上一年,就会成为他们部队的主干,前途不可限量啊,自己也可以轻松一点,但是在那之前还是应该让他们多锻炼一下才好。

     “好了,五连的跟我来。”少校听他说完,立马站在那里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虽然很不愿意接受那两个少爷兵,但是既然上面来了命令,他也不能违抗不是。

     “锐子,我要走了,你要自己保重啊。”听见他的喊话,孟名扬拍拍高锐的肩膀,笑着说,这是他要求的,每个人都要成长的,他不能为了自己,而不让他们有自己的生活,而且在这里全是一片未知的空间,如果两个人呆的时间长了,很可能会不自觉的排外,或者产生依赖,从而不去接受别人,他不希望高锐成为那样,所以在知道他想要跟自己分在一块的时候,他选择让他爷爷帮忙让他们两个呆在一个靠近的连队,却并不在一起的要求。只是临到分开的时候,他却有些不舍了。

     “扬子.......”高锐有些犹豫的喊,他没有想过他们会分开,毕竟来的时候,他是跟家里打过招呼的。可是现在结果却不是他想的那样,心里很有些没底,当然这并不是为了自己,反而是为了他,毕竟这里还有个跟他有过节的李云涛在,自己不再他身边,以他的忍让的性格,会不会让人给欺负啊。

     “好了,锐子,我们总在一个团里,难道分在不同的连,我们以后就见不到了吗,你就别瞎担心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不是吗。”孟名扬一眼就看出他的担心,虽然有些好笑,但是却也感觉出浓浓的关心,这使他心情很好。但是这也更加坚定了,让他分在不同连队的想法,他不想他以后永远生活在他的身后,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你,算了,你自己多注意一点,别老傻傻的为别人好,多为自己考虑一下,算了,我先走了,等分好宿舍我去看你。”高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远处三连的人已经开始上车了,没办法的说了两句,就飞快的跑了。

     “你们的关系真好啊~如果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三连就好了。”陆宇刚刚跟赵海告完别,正是难受的时候,看到他们这样不禁有些感慨。

     孟名扬一转眼久看到他那一双大眼睛跟含着泪,有些怨怼的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止不住的泛起的鸡皮疙瘩,刚才分别的那点离愁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安慰的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反正我们所在的地方很近,想找他们还是挺近的。”

     “恩,我知道,我们赶紧过去吧。”说着他一改刚才的样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拉着孟名扬就往五连所在的地方走去,弄得孟名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这一车三十来人,分到五连的只有孟名扬跟陆宇两个人,所以一见他们过来,那名少校就从一辆吉普车上下来,往他们面前一站,酷酷的说:“以后你们就是我红五连的兵了,我是你们的连长白泽,其他的以后时间长了你们也就知道了,走吧,我先带你们去安排下宿舍。”说着又瞄了孟名扬一眼,很是看不起的样子。

     孟名扬对上他的眼神,心里很纳闷,自己怎么惹到他了,怎么这么看自己,但是见他也没别的行动,只好默默的跟在他后面走。

     五连的地方离着他们住的地方很近,在操场一转玩的地方,一栋灰扑扑的五层小楼就是他们的宿舍楼,少校带着他们直接上三楼,推开在楼梯拐角的第一间,结果进去之后却只有李云涛一个人在书桌前看书,便有些奇怪的问:“桃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其他人呢?”

     李云涛从书里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人,有些懒懒的说:“今天七连的人不服气,来挑战我们的篮球,班长领着他们去迎战了,就剩下我一个守着宿舍。”

     “什么,七连的人还敢来,看我不把他们给打出去。”说着就想往外走,结果正好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才止住脚步,对着李云涛说:“看我把正事都忘了,这是我们连新来的两个战士,既然石军不在,你就多照顾一下吧。你把你下面的床收拾一下,孟名扬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不懂得,就问他们。陆宇你跟我走。”

     李云涛一开始听的好好的,但是一听到他的名字,猛然变了脸色,怪不得他觉得对方眼熟了,怪不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了,没想到居然是他,可是他为什么回来这里,爸爸他们不是应该给他安排更好的地方吗。

     “桃子,想什么呢,听到了吗?”白泽有些奇怪的喊,李云涛平时虽然傲了一点,但是没有这个样子过啊,怎么一见到这个叫孟名扬的人就这么奇怪啊,早知道就不该松口,让这个二世祖来这里,真是给自己找麻烦,得让李云涛好好教训教训他。

     “连长,换别人行不行啊。”李云涛有些为难的说,他真的不想见到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现让他多年的努力化为灰烬,更是因为他的出现,让他的人生出现了重大的改变,疼爱自己的家人都没有了,而他却没有花费任何时间,就可以让他的爸爸和爷爷另眼相待。但是他从另一方面又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毕竟自己占据了十八年他应该得到的富裕生活。

     白泽看到了他的为难,但是却更加坚信了让李云涛带他的冲动,毕竟他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哪怕他再不好,也得搞好关系,不能让他被排除在外面,所以他严肃的说:“不行,好了,现在开始收拾吧,陆宇跟我走。”说着带着陆宇就走出了宿舍。只留下大眼瞪小眼的孟名扬和李云涛两个人。

     “我是孟名扬,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我的床是在这里吧。”最后还是孟名扬打断了沉默,他故作不认识的说,毕竟他们的关系有些奇怪,他不想让别人看笑话,也不想他们之间继续尴尬下去,还不如就当做不认识呢。

     “咳咳,我是李云涛,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就行,我住在你上铺,就是这张床,你把东西铺一下吧。”李云涛见他装作不认识自己,也乐得这样,开始指挥着啊收拾东西。

     这是一件大约三十平米左右的房间,靠着墙的一边平均的放着五张上下铺的床,而床的对面则整齐的放着五张长桌,和十把椅子,紧靠着桌子的地方放着一个大大的柜子,柜子上面标着从一到十是个数字,而李云涛介绍说这里的号码全是根据他的床号来定的,就好像李云涛现在住的床是三号,他便用着三号书桌,三号柜子,而他的床号则是四号,正好跟李云涛的挨在一起。

     等他们基本上收拾完的时候,班里的人个个汗流浃背,说笑着进了门,其中一个高高壮壮的人,一见到李云涛立马笑着跑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说:“桃子,今天你没去真是可惜了,我们整整领先七连二十多分,看的他们连长脸都绿了,真是太痛快了。”

     “咦,这是谁,新来的吗?”他看着正在忙绿的孟名扬好奇的问,但是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突然失去了这种好奇心。

     他看着孟名扬那张帅气的脸盘,和有些瘦弱的身体(当然是跟他比,孟名扬的身体还是挺好的,只是看起来有些瘦),他真的能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呃军队吗,这个跟小白脸似地人,真的不会托他们的后退吗?

     “你好,我是孟名扬,今天刚来的,不知道你是?”孟名扬注意到有人看他,不禁站起身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

     “龚寒暄。”龚寒暄一改刚才的热情,有些冷淡的看着他说,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看起来软绵绵的小白脸,一点实力都没有,还啰里吧嗦的说个没完,让人烦的不得了。

     不过李云涛是个列外,他们是一年当得兵,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是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时间久了,他是亲眼看见他的努力,他的进步,一点也不比他差,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跟他说话,但是孟名扬却不一样了,他是从军校毕业的,在他眼中那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训练中不脱他们后退已经很不错了,他才不系跟他为伍呢,甚至不愿意看到李云涛跟他走的近。

     孟名扬见他这样,有些尴尬,但是毕竟已经在社会上经历了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更何况这种只有一个脑回路的人,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把手身回去超进口袋了,又开始整理自己的内务。

     正在这时,走过来一个笑容温和的青年,帮着孟名扬一起收拾,一边收拾一边说:“你是新来的孟名扬吧,我是一班的班长石军,一会就该吃中午饭了,等会你就跟着我们一去去就行,对了你带饭了吧。”

     孟名扬看着眼前笑容温和的人,终于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说:“带着呢,刚来的时候东西已经领齐了。”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自从来了这里,见到的几个人,除了给自己冷眼,就是给自己摆脸色,倒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笑得这么如沐清风,有很温暖的感觉,瞬间就让人把他的印象提升了一个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