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红五连〔上〕
    “下车,下车,在车边集合。”随着大巴车的停下,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上车门处响亮的传出,震得整个车厢都有些嗡嗡的声响。

     很多人都在迷糊中被这巨雷般的声音吵醒,而孟名扬也不列外,他睁开有些迷茫的眼睛,看看上面一排排的绿色背包,又看看外面已经黑了的天空和半圆的月亮,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在哪里。

     “扬子,快醒醒,我们到地方了,赶紧下车了。”坐在他旁边的高锐见他一直躺在那里没动,还以为他没醒呢,伸手推推他说。有些奇怪一向浅眠的孟名扬也有沉睡的时候,太不可思议了。

     孟名扬恍惚中听到他的声音,就好像被他唤醒一样,猛然站了起来,看向高锐,好像在确认他说的似地。

     “哇,你怎么了,没事吧。”他的动作,下了高锐一跳,但是看他又没了动作,不禁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两晃,笑着说。

     孟名扬一把把他的手拽下来,气闷的说:“我能有什么事,你到底走不走啊!”终于到地方了,他心里有一种近乡情却的感觉,这两年他一直在忙,除了暑假的时候空出几天会李家看看,其他时间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图书馆看书,真的是把一天当两天用,只因为他想要快点变强,他不想跟上辈子一样,只能灰溜溜的逃出过去,才能获得自由。

     而他之所以挑选这里,一方面是以因为他父母在这里,理他们近一点,放假的时候,还可以去见见他们,而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个军区一直处于中立状态,孟家的势力在这里并不算强,如果自己能在这里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那么孟家那边也不能轻易的决定他的命运了,所以他才放弃了,在京城被孟爱国照顾的京畿卫队,而选择这里。而现在他终于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心里却难掩其中的兴奋。

     “好了,走,这就走,给你包,这总行了吧。”高锐看着他还没睡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中的背包扔给他。

     因为孟名扬在车上耽误了点时间,所以等他们到达集合地点的时候,他们一车来的三十来人已经集合完毕了,正好分为三排站在那里,而一名年轻的少校正站在队伍前面正在说着什么。

     “报告!”孟名扬和高锐站在队伍的旁边大声喊。

     少校转过身,看向他们,冷冷的说:“你们就这速度,真是丢军校的脸,每人100个俯卧撑。”说完也不看他们,继续跟那群人说话。

     “你......”高锐向前走了几步,想要跟他理论,却被孟名扬一把抓住了,他上辈子是经历过部队的事的,这位少校明显是想让他们当典型,自己可不能朝着他的枪口上撞。

     “怎么,不服气~俯卧撑200个。”少校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高锐挑衅的说,他倒要看看这个新兵有什么能耐。

     “报告,长官,我们没有不服气。”说着便拉着高锐开始做俯卧撑,虽然高锐还有些不甘心,但是看着孟名扬这样,也只好把满腹不甘,全都用到身上,在脑子里变着花的咒骂眼前的少校。

     而那名少校看着埋头苦做俯卧撑的孟名扬,心里有些憋闷,读书多的知识分子就是难缠,一点都不如自己的兵来的直接,脑子里的弯弯绕子都能把人给绕晕了,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把他分回去。

     “我知道你们都是军校里的优秀学生,自以为是的天子骄子,但是你们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你们就是一个士兵,所以你们在我这里最好收敛起你们的性子,不要犯在我的手里,那么下场就跟他一样。”说着随手指了一下正在做俯卧撑的孟名扬两人。

     “一、二、三........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二百。”孟名扬默默的数着,等到他做完了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已经浸湿了,黏黏的贴在身上,被夜风一吹,竟然有些发凉。

     “报告!”

     少校听见声音,转身向他们看了一眼,冷冷的说:“归队!”

     “好了,现在天已经晚了,我让人带你们先去休息,明天早上七点在这里集合,下分到哪个部队。”说着朝站在他身后的少尉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立正,向左转,目标左前方宿舍楼齐步走。”说完带着站在那里的三十来人往那栋只有三层的小楼走去。

     因为孟名扬跟高锐两个人来的最晚,只能走在最后面,所以等分配玩宿舍的时候,只剩下意见四人宿舍了。这间宿舍里面很是简陋,大约十来平米的地方只放着一张桌子和两张上下铺的床,就已经把房间塞得满满的了,看起来很是窄小,跟他们住校的四人宿舍差得远,

     因为他们来的比较晚,所以等他们到的时候,宿舍里的另外两个人已经占了靠窗边的一张上下铺,见到他们进来。一个长着可爱娃娃脸的少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你们好,我叫陆宇,这个是赵海,我们是一个医大学,你们好。”说着他一把把正在铺床的高瘦少年揽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你们好,我是孟名扬,他是高锐,我们是陆指的,很高兴认识你们。”孟名扬笑着说。从一上车他就看到了坐在第二排的陆宇,主要是他长得是在是太小了,让人一看就好像还没成年似地,让他印象深刻。

     “原来就是你啊,没想到你们跟我们分到一起。”一听他把话说完,陆宇就露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很有名吗?我怎么不知道?”孟名扬有些奇怪的问,他平时在学校里很低调啊,这么想着他看向一边看好的戏的高锐。

     “哇,你难道不知道,你可是我们学校帅哥排名榜上的第一名啊,多少女生在暗恋你,你都不知道你快成为全校男生的公敌了,要不是你一直够低调,成天不是训练就是在图书馆,那群男生还不得把你吃了。”高锐有些夸张的说。

     “哈哈,我们学校也是,很多人暗恋你奥,气的我们学校的男生恨不得天天扎你小人了,哈哈。”陆宇笑呵呵的说。

     “知己啊,你不知道我我为他受了多少白眼啊,他还不感谢我。”高锐一听,立马走过去,跟陆宇哥俩好的抱在一起,诉苦的说。

     弄得孟名扬恨不得上去揍他两拳,不过还没等他行动,门就被带他们来的少尉打开了,一进门就看到高锐和陆宇抱在一起热闹的样子,又看看他们还没铺好的床铺,有些生气的说:“乱什么乱,不想休息就给我去操场跑圈去。”

     说着扫了他们一眼之后,才冷冷的说:“好了,现在把你们带在身上的电子产品都给我拿出来,放到你们眼前的黑色塑料袋中。”说完示意跟在他身后拿着黑色塑料袋的人向前几步站在他们面前。

     孟名扬上辈子也在部队实习过,这些他也是知道的,一早就把手机什么的都贴上姓名放在一起准备好了,这时候一说,立马从包里拿出已经关机的手机上前,想要放进袋子里,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进门就低着头的人的脸,让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虽然知道他也在济南军区,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能见到他,毕竟军区里有这么多部队,30多万人,他们两个不过是其中渺茫的一员而已。他突然想起他跟孟霄告别的时候,他说的让他来这里之后多照顾一下李云涛,难道是他把他调到这里来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年轻英俊,散发着青春朝气,有些高傲的人,很难想象二十年后,他会成为跛着一条腿,满眼疲惫的人,但却是这样的人帮他照顾了他生病的父母,给他们养老送终,想到这里孟名扬心里猛然一酸,在内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不会让他在重蹈上辈子的复折。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赶紧的,把东西放下,一边站着去。”见他这么长时间一直站在那里,少尉有些生气的吼。

     被换回神智的孟名扬有些复杂的看了眼前的李云涛一眼,把手机放下站到一边,只不过就是这一眼却让李云涛看个正着,他为什么这么看自己,而且他看起来好眼熟啊,在哪里见过呢?

     “桃子,想什么呢,赶紧走了。”少尉见宿舍里的人把东西都叫出来了,便叫着李云涛走,可是叫了两遍也没见他回应,不禁有些奇怪的喊。

     “奥,我们走。”说着把手上的袋子一收,走了出去。

     “扬子,刚才那个人你认识?”高锐见人走了,笑着说,他刚才就看到他对那个拿袋子的人有些不一样,可是他没见过这个人啊,而且那个人明显也不认识他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是李云涛。”孟名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说。

     “什么?他也在这里?”高锐一听,拔高声音有些夸张的喊。他们家的事虽然说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他也是大学之后才来京城的,所以从来没有见过李云涛,但是也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肯定好不了,而他在这里两年了,他们才是刚来的,如果他有心教训孟名扬的话,那可是不好说了。

     “嚷嚷什么,不想睡了是吧!”还没有走远的少尉返回身了从他们大吼一声。弄得孟名扬和高锐两人分外尴尬,讪讪的闭了嘴。

     “你难道不跟你爸爸,你爷爷说说,把你安排到这里算什么事啊。”见他们出去之后,高锐故意压低声音说。

     孟名扬听他这么说,笑着耸耸肩说,“这是我爷爷的意思,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而且我觉得他不至于那么做,我们有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你啊,算了,你自己小心吧,毕竟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高锐对他这么乐观的样子,感到深深的无奈,只能自己暗自警惕,生怕他受了委屈。相处了这两年多,他也算是看透了他,虽然平时看起来沉着稳重,但是他却总是为别人着想,很少顾及自己,就连他不喜欢的孟家人,他也尽量做到不起始端,让他看得都替他不值,要不是后来孟家人好了不少,他也不会替他们说话,毕竟在他心里他才是自己的朋友,兄弟。

     “我会的,谢谢你啊,兄弟。”孟名扬看着他担心的样子,有些好笑的说,虽然他对李云涛的认识不深,但也知道他不是那种背后耍阴的人,要不然他当年也不会在当年事情发生之后,自己一个人跑去他们家,也不会在那么艰苦的情况下依然照顾着自己的父母,而没有半句怨言。

     高锐看他这样,也知道自己的话她没有听进去,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说:“算了,你自己注意吧,我们也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说着就翻身上了靠门的上铺。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道早,孟名扬就跟寝室的三人一起来到昨天他们集合的地方,那里应经听了好几辆吉普车,而一开始他们见到的少校也站在那里正在跟一个中校军衔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谈话,好像在商量什么,少校明显不远意,甚至有些愤愤的样子,一下子让孟名扬有些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