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谈话
    第十九章

     经过五公里越野之后,孟名扬在五连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大家也都愿意跟他说话了,毕竟他们一开始不喜欢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害怕他拖自己的后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不比他们差,尤其是跟他一起分过来的陆宇比起来,那是真的好太多了。

     不过尽管最近生活比一开始好多了,但是他却仍然被一件事困扰着,那就是怎么跟李云涛相处,他不是没想过凭着自己强悍的交际能力,跟他搞好关系,但是李云涛好像对他免疫一样,不管他干什么他就是把他当空气一样,就连每天训练完后,一起加跑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让他跟他聊聊天,相处了近一个月了,他们说的话都可以用两只手数过来,就连石军班长都来过问过他们到底有什么过节了。

     “扬子,扬子….”坐在孟明扬身边的林兵不着痕迹的碰着他的胳膊,压低声音喊道。

     “干什么,干什么,是不是想一起受罚啊!”白泽的眼神飘到林兵身上,看的林兵立马板正的坐好,好似刚才的人不是他似的,看的众人一阵无语。

     见状,孟名扬站起来说:”不好意思连长,我刚才走神了。”

     ”好了,好了,这次就算了,坐下吧!”

     ”我说到哪了,奥,对了,下个月初八我们军要跟36军开展一次军事演习,我们的任务就是驻守128阵地,听说到时候还有一支神秘的部队参加,你们一个个都给我认真起来,让那群孙子好好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连长,你说的那个神秘部队不会是上次演习,歼灭团指挥部的那个吧?”林兵有些吃惊的问。上次演习,那支部队可是大大的出了次风头,只有一个小队的人就把人家一个团的人耍的团团转,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他们的团部给端了,弄得53团一阵没脸。

     ”没错,就是他们,所以你们要给我打起精神,让他们瞧瞧我们五连也不是好惹得!”

     “就是,让他们瞧瞧我们也不是好惹的。”长得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马强拍着胸脯说。

     “好了,既然大家都有这个想法,那就趁着剩下的一个月的时间好好锻炼一下,尤其是陆宇,你要增加一下自己的体能训练,还有桃子和扬子,你们两个好好配合,到时候给我狙击几个首要......”

     白泽话音放落,陆宇立马站了起来,可爱的娃娃脸上一片通红,但是却很坚定的说:“我一定不会拖咱们连队的后腿的,这段时间我一定好好努力。”

     “恩,知道了,你就让你们班的王海涛带着你吧,他到时对体能这方面比较在行。”说实话白泽还是挺喜欢这个娃娃脸的陆宇的,不仅医学知识学的好,而且对于通讯计算机这一块也挺在行,只不过身体素质却不怎么样,一个五公里越野恨不能要了他的命,真是生生拉低了他的分数啊。

     “没问题,陆宇弟弟交给我就行了。”长得有些胖乎乎的王海涛摸摸陆宇的头,笑眯眯的说。

     “班长,你不要摸我头,不然会长不高的!”陆宇气呼呼的把头上的手胡下去,真是的每个人见到他这张娃娃脸就总想去摸一摸,真是太可气了。

     而他这一动作,却一下子让他屋里的人哈哈的笑了起来,这个陆宇真是个活宝。

     “笑什么,时间不早了,都回去洗漱一下,明天开始训练加倍。”白泽板着脸说完,拿了放在桌子上的本子,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走廊上就传出白泽好爽的大小声,弄得还在屋里收拾东西的众人一阵黑线。

     “李云涛,跟我去趟操场,我有话跟你说。”孟名扬看着收拾完东西准备出去的李云涛,终于咬了下牙,追了过去。关于这次说话,他已经想了很久了,毕竟老是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有些事还是说开的好,毕竟上辈子他就是因为很多事都忍着,最后却成了无可挽回的遗憾。

     李云涛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却顿了顿脚步,朝着操场的方向走去。说实话他并不是讨厌孟名扬,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罢了,只要一跟他说话,他就会想起自己跟个小偷似的,偷走了,本该属于他的富裕生活,本该属于他的母亲跟姐姐。

     而现在真相大白了,他们两个各自回到了自己应该生活的地方,他在那里虽然过得没有在原来的家里生活那么富裕,但是他的父母真的挺好,交给了他不少以前没有注意的东西,从来没有嫌弃过他一身高傲的毛病,好不嫌弃的接受他所有的坏习惯,甚至跟他不少零花钱,生怕他过得不如意,而为了他,那对老实夫妻甚至跟一些亲戚断了来往,这让他每每感到温暖。

     但是对于孟名扬的生活他却是无法想象的,尤其是曾经的那些朋友反馈给他的那些消息来看,过得并不是很好,这就更加让他心里愧疚,就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了,只能当做没有看到,逃避处理。

     两人走到操场角落的单双杠旁边,孟名扬三两下跳上了双杠,笑着朝旁边的位置拍了拍,示意他坐上来。

     “有什么事就说吧。”李云涛看了他一眼,同样坐了上去,只不过没有坐在他的身边,而是做到了他的对面。

     孟名扬看到他这样,笑了笑,真不是一般的别扭。

     “孟云涛,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老是这么躲着我也不是办法吧。”

     李云涛愣了一下,皱着眉头说:“我是李云涛,希望你不要搞错了。还有我没有躲着你,你还有事吗,如果没有我就回去了。”

     “好,你走,你就是这么逃避下去嘛,永远的胆小鬼!”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当年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呵呵,你走的真轻松啊,可是却让每一个人都觉得是我把你逼走了,你有想过我的处境吗?你有想过我想不想去你们家吗?你只顾着你自己,一边享受着我爸妈给予你的感情,一边却永远在逃避者他们!难道现在你还想逃避吗?”孟名扬有些气愤的说,一开始他并不像说这个的,可是看着还在逃避的李云涛,他却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应该已经没有怨恨了,但是没有想到他还是有些不甘的。当年那件事发生之后,他本来是不准备回到孟家的,毕竟那时候他已经成年了,而且上了一所不错的学校,只要他肯努力,过不了几年就可以生活的很好了,他当时就想好了,在城里买个房子,一家人都搬过来住。

     可是一切却因为李云涛的一个决定而改变了,他自己收拾好了东西去了他们家,摆明了让他的身份,让他爸妈一下子陷入了两难之中,是的,孟家很强大,但是却并不是他所喜欢的地方。而且因为这件事,孟家的很多人都觉得因为他的原因而使得李云涛去了他们那个贫穷的家,认为他手段了得,尤其是他的亲妈,更是视他如仇人。